色哥哥,哥哥去哥哥干,援交妹,色骚扰情色网,天天好逼,伦理电影,快播电影



当前位置: 家庭乱伦 > 外甥女雯雯【完】(作者:不详)




  雯雯,能问你个问题吗?我决定问一下。不然我睡不着觉。雯雯把头埋在我胸前,看也不看我就说,什么啊?见她答应我就问他,你有交男朋友吗?她说,没有男朋友啊!我继续问到,嗯嗯,那你还是第一次咯,怎么没流血呢。她抬起头望着我。大大的眼睛里充满疑惑。你是觉得我很乱吗!你很在乎我不是第一次吗?

  看她样子生气了。我连忙解释,不是这个意思,我就是好奇问问。第一次不流血有很多原因的。我我没觉得你不纯洁啊。别想多了。不管你怎样我都是喜欢你的,不会因为任何事情变心的。我哄着她,让她别多想。她见我怎么说。用脸在我胸口抚弄着。其实我不是处女了,但我也没有男朋友。我今天不想说,以后在告诉你为什么好吗?这时候我完全蒙了,这是怎么回事,搞不懂了。难道你自慰的时候不小心……我胡乱猜起来。

  “舅舅,我感觉身上怎么粘粘的”我们抱在一起够紧的,在加上刚刚做玩出了很多汗。“要不你去洗一下吧,应该会舒服写”她觉得也是,她那起浴巾裹着身子跳到浴室。放水冲起来,我也跟着跑过去。被她推出来了。你不许进来,我不习惯。等我洗完了在换你洗。呵呵,我又回来躺在床上。依然隔着玻璃看着她的影子。两个小时前也是这样看着,和现在心情太不一样了。我是在做梦吗?我摸了摸鸡鸡上面还残留着刚做玩的证据。不是梦。

  鸡鸡又站起来了。忍不住了,别管那么多了我。我冲进浴室,一把抱住雯雯。堵住了她的小嘴。她还没怎么反应过来,看到我这样。也就回应这我。她身上摸满了沐浴露。滑滑的。我抚摸着她光滑的后背,翘翘的屁股。她也用浴棉给我身上檫沐浴露,我的手不由自主的滑到了他的逼逼上。她赶紧用手阻止着。我在她耳边轻轻的说,雯雯,我想,让我摸摸它。她的手慢慢移开了。她抱着我的脖子,我的手揉着她的逼逼,就着沐浴露的泡沫让她的逼逼手感更好。她被弄得软软的。大腿一下一下颤抖着。

  打开花洒水洒在我们身上冲去了泡沫。我取下花洒帮她冲洗着。不放过如何地方。她还抱着我。“雯雯,我给你把那里冲一下。”突然我想知道她们小女孩现在管逼叫什么,就问起她来“雯雯,你们管这里叫什么啊!”她装着没听见不回答我。我用两个指头夹住她的阴蒂按揉起来。“告诉我啊,以后我怎么称呼”,啊啊,她被我刺激得有点站不住了。“我们叫它羞羞。”呵呵,是啊,这才是小女孩的叫法。直接叫逼。太那什么了我。呵呵。“那让我来帮你把羞羞冲干净吧。”分开她的腿认真的清洗起来。终于洗好啦。我抱起她放到床上,把灯光调暗了点。雯雯的脸和身体都是红扑扑的。我现在才仔细观察她的身体,她应该有一米六五吧有点婴儿肥,但不是胖。皮肤鼓鼓的。一点都不松弛。可能正在长身体的原因吧。那条腿真是漂亮。特别小腿格外修长。那双小叫白嫩白嫩的,白里透红。唉人漂亮,真是什么都漂亮了。呵呵。我跪在床边像欣赏艺术品一样看着她。她拉我着我的手。示意我躺下。我拥着她吻起来,慢慢往下。亲吻咪咪,舔过肚脐。吻过大腿。看到她的羞羞早已水汪汪。

  我把头埋到她的双腿之间。她知道我即将做什么。用手捂住了羞羞“别” 我拉开她的手說“我想” 她没在阻止。我把她的羞羞整个含在嘴里。一会用舌头舔着她的阴蒂。一会用舌头往她那道小缝里钻。她好像很痛苦一样两手抓这床单身体向上弓着。她这时的感觉应该蛮奇妙的吧。我掰开她的两片大阴唇,用一根指头申进小穴里面。舌头则专门进攻阴蒂。听着她小穴里传来淫水搅动的声音,看着她在床上扭动着。我拿这鸡鸡放到她嘴边。她却把头扭向另一边。可能还是有些放不开把。来日方长,我也不急这一时,还是别勉强她。

  我继续用手在小穴抽插,用舌头卖力的抚弄阴蒂,我看到淫水流出很多都留到屁眼上了。我看差不多该鸡鸡出马了。我跪起来拿着鸡鸡对准逼逼缝缓缓插了进去。有很多水很容易进入。我扒在她身上。她像上次一样抱着我。我一边抽插一边用手抚摸她的阴蒂。我没撞击一次。她喉咙里含糊的嗯着努力压抑着自己的叫声。我腾出另一只手抚摸这她的屁眼,我和老婆做爱时。她喜欢我的鸡鸡一边插还用手指插她屁眼。不知道雯雯会不会喜欢。试试把。我用手指轻轻抚摸按压这她的屁眼,鸡鸡仍在小穴里用力抽插着。我用中指缓缓的进入她的屁眼。很困难,终于进去一点。她把我抱得更紧了。为了不让她反感我退出手指在次轻轻的往屁眼里送。进去半跟手指了。我的鸡鸡更用力的撞向她逼的深出。我的手指同时也慢慢抽插起来。雯雯突然僵住了身体叫了声,“舅舅,我想尿尿”“叫我老公”我知道她可能是要高潮了。加快了速度,“老公”“嗯”我回答她。“啊……”“我要尿尿”啊……我吻了她吸了她舌头一下说“尿给我看,我想看。”说完用力进行最后一轮冲刺。用尽力气插到她逼的最深处。手指也加快速度在屁眼里进出,啊,……雯雯浑身痉挛起来。逼逼里面冒出一股一股暖流撒在我的龟头上我也忍不住全泻给他了。我拔出鸡鸡一股一股不知道是精液还是她高潮的淫水流得床上到处都是。我也懒得处理。拥着雯雯就睡着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