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哥哥,哥哥去哥哥干,援交妹,色骚扰情色网,天天好逼,伦理电影,快播电影



当前位置: 家庭乱伦 > 淫乱的生操礼物【完】 (作者:不详)




  主人公简介:儿子潘明14岁,正值发育的年龄段。(学生)妈妈淑芬35岁,正值如狼似虎的阶段(家庭主妇)炎热的夏天来了,人们都开始换上清凉,短少,宽松的服饰。


  “铃~~~~~~~~~~~ 铃~~~~~~~~”。


  “喂,老婆啊,真是对不起啊,我这里正在开始筹划新的公司企划案,可能最近又不能回家了,你帮我跟明儿说一声吧。”


  “怎么会这样啊,老是不回家,你难道不知道我一个人在家里带着一个孩子,会很寂寞的吗,而且,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差不多有半年没回家了。”


  “真是对不起啊,老婆,先这样了,我这里很忙啊,挂了”。


  接电话的是一个美丽端庄又带着妩媚的少妇,只见她还拿着已经挂了的电话坐在沙发上,一脸幽怨的样子。


  “难道他都不知道我很需要他的吗,难道他不知道我现在都是靠每天自慰来渡过那难耐的闺房寂寞吗?”少妇想到。


  这个少妇名叫淑芬,正是我们的主人公之一。


  14岁的潘明近来很烦恼。每当一个人的时候就会低头想事情。原来最近的一天早上,潘明一早起来发现,裤子湿了,黏糊糊的,还有一股腥味,而且整个人觉得有点兴奋。当时他就吓到了,对于一直比较单纯,生活在父母无微不至的照顾下的他,以为自己得了什么怪病。于是,他忙打开电脑在网上查找类似的“病况”,结果发现这种情况别人称为“遗精”,是男孩子到了一定岁数会有的一种状况。但是对于性方面空白的他,还是以为这是一种到了这个年龄会有得病,不知道怎么解决,但又不敢告诉妈妈。


  终于,在又一次的得“病”后,他决定告诉妈妈—淑芬。


  由于潘明的妈妈很早就结婚,所以,虽然儿子都已经十几岁了,但是整个人看起来还是很年轻,全身肌肤白嫩,修长的身材、纤细的腰肢、浑圆紧翘的屁股,胸前挺着一对大奶子,可以说女人的美她全有了,娇美的脸蛋儿整天笑吟吟的,一说话,露出一对酒涡。,整个人看起来就像一朵怒放的牡丹花。而由于现在家庭条件好,又不用工作,所以整天的工作除了做家务就是打扮自己。随着天气的升温,淑芬也开始穿着那些低胸,超短的裤子。且由于不太喜欢出外面,所以,有时候为了凉快一些,经常“真空”走来走去。


  星期六,淑芬刚做完早上的家务,正准备休息一下。这是,儿子走过来,脸色有点苍白,也不敢看自己,好像做错了什么事情一样。对于极其溺爱潘明的淑芬来说,还以为潘明发生了什么大事,赶紧问他。


  “妈,我好像得了一种病,不知道怎么解决,网上说好像叫什么精……”,潘明说。


  “什么经”淑芬一听,立刻就急,她以为是哪里的神经不寻常,忙说:“你哪里不舒服啊,快给妈看看啊。”


  潘明看到妈妈那么急,也以为真的是什么病来的,赶紧把裤子脱了,一边脱,还一边说起这个“病”的开始和结果。当儿子说完之后,淑芬才安心了,还觉得有点好笑,这不是正常的生理症状嘛,淑芬刚想完就看见儿子已经把裤子脱下来了。淑芬因为刚反应过来,所以没注意到,也就低下头去看。一看,淑芬立刻觉得有些面红耳赤了,心跳都加速。原来她发现才14岁的儿子已经有一条比成年人还大,还粗的大肉屌了。紫色的龟头,犹如一个竹笠的形状,阴茎直径却有婴儿手臂的粗大,上面青筋乍现,像一条条青色的小蛇,两个睾丸让大阴囊里显得鼓鼓。淑芬怕儿子看出自己的异样,赶紧装的平静的样子,跟他说明这个不是病,是所谓的一种正常的特征。淑芬一边说,眼睛一边盯着儿子的大棒,她觉得自己的视线离不开这条可爱,粗大的肉棒,虽然知道这是自己儿子的。但是对于丈夫常年在外,自己又在狼虎之年的女人来说,这是个致命的诱惑。


  潘明听完淑芬的讲解后,还是有点怕,又跟淑芬说,“妈妈,那我的这里没事的吧,但是有时候我感觉会突然大起来,然后会涨的很痛,。你能不能帮我查看一下啊。”


  这时淑芬满脑子里都在想着儿子的大棒,心里想着,“真想握一下那么粗的肉棒啊,如果有那么一条大肉棒插进我的淫穴,短几年命我都甘愿啊,”一边想一边夹紧双腿,因为她感觉到下体已经开始湿了。当听到潘明这样说,淑芬心里的欲望促使她说道,“那我看看,可能真的有什么不同吧,”说完,手颤抖抖的握在潘明的大肉棒上。


  当淑芬的手握在潘明的肉棒上的时候,好┅┅,好厉害┅┅啊┅┅啊┅┅坚硬且灼热“,淑芬心里想到。


  而这时的潘明却感到一阵电流般的快感刺激自己,巨大的肉棒突然间就昂立起来。潘明的这一反应也把淑芬吓了一跳,没想到这条肉棒还会变大的,淑芬的骚穴更加湿了,好像都有可能要流出淫水来了。淑芬柔软,白皙的小手爱不释手的在潘明的肉棒上来回的握了一下后,赶紧克制住自己心里的欲望,跟潘明说,没什么事的,然后叫潘明去做作业,而自己马上起身回房间。


  淑芬走后,潘明的兴奋还没平息下来,他想到,刚才的感觉真舒服,真想让妈妈再握一下啊。然后潘明也回房间了。回到房间后,潘明还是忍不住回想起刚才的快感,于是,又脱下裤子,自己用手握住,然后不停的抽动。潘明发现,原来自己也是可以产生这种快感的,在弄了自己的肉棒一会儿后,潘明也就去做自己的事情了。


  潘明不知道,因为今天的事情,在自己的妈妈心里上已经埋下了邪恶的种子了。


  淑芬回到卧室后,淑芬的心理也久久不能平静下来。脑海里不停的回想着那条高昂起头的“大蛇”,那硕大的龟头,粗大的阴茎,黑色的毛发,都让淑芬小穴瘙痒难当,于是,淑芬脱下衣服,手轻轻的贴在柔软得胸部上面,并且柔弄起来。将手指头伸到下腹,寻找到那粉红色的山谷,然后用手指在那里不停的抚摸,每当触摸到那个敏感的阴蒂的时候,全身就像被电流流过一样,浑身颤抖,兴奋不已。淑芬一边用手抓自己的丰满奶子,一边快速的触摸那颗小豆,还不时的把手指伸进洞里,浪叫着自己老公的名字,而心里却是想着那刚才看到的巨大肉棒。


  于是叫着叫着却变成儿子的名字,“明儿,明儿,我要你的肉棒,插死我吧,插死我这个下贱的妈妈吧,来吧,用你那根粗壮的大肉屌,狠狠的屌进我的淫穴里,它正在欢迎你呢,哦哦哦哦~~~~~~~~,你看,它不停在流出淫水呢,那是欢迎你的甘露啊,嗯嗯嗯嗯……儿子,好儿子,插死你的妈妈,喂饱她的浪穴吧,你妈妈是个淫妇,你下流的妈妈啊。”淑芬在这一系列的快感中渐渐的沉沉睡过去了。


  从那天起,潘明开始慢慢知道了当时自己以为得“病”和让自己爽快的原因了,明白了一些性方面的东西。所以,潘明也慢慢开始留意起女性来,对于女性的身体也越来越有好奇心了。而离他最近的女子,也正是他妈妈,成了他的目标。


  他发现,每当看见他妈妈成熟,丰满,美艳的妈妈穿的很少衣服,然后无意间做出一些的动作,譬如弯下腰捡东西啊,屁股一扭扭的在潘明前面走路啊,洗完澡穿着宽松的睡衣啊等,他就觉得口干舌燥的,小老弟也会发涨起来。在家里,潘明经常制造一些机会来偷窥淑芬,因为淑芬那诱人的身体在这炎热的夏天,只包裹着一点点衣料,有时候幸运的话,还可以看见那深深的乳沟的毛和修长雪白的大腿内侧。


  一个放假的早上,淑芬叫潘明起床吃饭了。但是在淑芬叫了很多次之后,发现儿子还是没有起床,于是决定去他卧室。来到潘明卧室,看到潘明还在呼呼的睡大觉,被子都没盖好。淑芬笑骂着走过去,说道:“还不起床啊,看看你,那么大的人,盖被子还盖不好。”这时候潘明其实已经起床了。但是,他现在不敢起来啊,昨天打完飞机后直接睡着了,现在根本没有穿裤子啊。淑芬却不知道,以为潘明还是像小时候一样赖床,于是也跟以前的做法一样,把被单一掀。但是里面的情景让淑芬目瞪口呆,然后立刻脸上发烫。因为她又再次看见自己儿子的大鸡巴了,虽然看起来还没有勃起,但是尺寸也已经很惊人了。淑芬愣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觉得自己不应该这样子看自己儿子的那个地方。而这时候,潘明也觉得很不好意思,心里一阵紧张。幸亏淑芬赶紧强制镇定的说道:“你看你,这么大的人了,怕热也不能不穿裤子睡觉啊,感冒了怎么办,赶紧穿上衣服,下来吃饭了,”说完赶紧出门。潘明也松了一口气。淑芬到了楼下,心还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还感觉下面有些湿了。于是便到厕所里查看,原来真的有了反应。淑芬不禁的自责自己怎么那么淫荡的,这样就有反应了,但是却还是忍不住想起儿子的大屌,一边想,一边把内裤脱下来。由于在家里,所以,出了厕所也没有急着换上。


  潘明换好衣服便下楼上厕所,来到厕所里,发现在洗衣机里居然有一条内裤,上面还有一些水渍。一想,“该不会是刚才妈妈看到自己有反应了吧,妈妈她是不是对我有了欲望?应该不可能的吧,如果是……”潘明不禁想到,然后也是一阵心猿意马的。又想到,那妈妈现在不是没穿内裤。这个猜想立刻让潘明联想到妈妈现在里面没穿内裤的情景,让他浮想联翩。他赶紧洗完脸,刷完牙出去吃早餐。


  潘明吃早餐的时候,脑海里还在想着妈妈现在没穿内裤的样子,突然间发现妈妈刚好坐在她的对面。于是他假装把筷子掉在地上,然后去捡,弯下腰去捡的时候赶紧看妈妈的下面,发现妈妈还真的没有穿内裤,让他看见了长那么大第一次看到的喷血画面,“在那两条洁白的大腿间有一簇黝黑的毛发,其中隐约有一条粉红色的狭小的缝隙,包裹则和缝隙的是两片红中带点黑的两片肉,整个看起来就像一个肥厚的鲍鱼”。这一画面让潘明一下子忘了自己是捡筷子的。


  淑芬看到潘明捡只筷子都要那么久,正奇怪。突然想起,“难道他发现自己没穿内,难道他正在看”,想到这里,淑芬居然感到莫名的兴奋。她这时候不仅没有去想着骂他,反而有种想挑逗一下儿子的心情,好像这样可以让她有种快感。


  于是她也装作自然的把腿微微张开,好让儿子可以看到自己的私处。这一下,可让潘明大饱眼福了,看了一会儿后赶紧竖直腰,继续吃饭,不敢抬头看自己的妈妈,因为如果抬头的话,肯定会让人发现他现在满脸通红的样子。这一顿饭也就在各怀心思下吃完了。


  从那天以后,潘明和淑芬都个找机会来观察一下对方,淑芬会有时候借叫醒潘明的机会故意会一扯被子,好看看里面有没有穿裤子,或者穿得很少衣服在潘明的面前做出一些极度诱惑的动作。而潘明也故意想看看妈妈的反应和想引诱一下自己的妈妈,所以经常都不穿内裤睡觉,也经常乘妈妈刚换下内裤的时候,拿着妈妈还沾着淫水的内裤打飞机,然后又找个合适的机会偷窥一下妈妈。随着这样的次数越来越多,好像彼此都有了一些默契了,但是都不敢先踏出那一步。因为他们都知道有一层母子关系横在他们中间。


  一天晚上,潘明起来上厕所,经过妈妈的卧室的发现妈妈的房间没有关,但是里面却没有人,正觉得奇怪,走到厕所的时候,发现里面有人。原来妈妈在厕所了,突然,她听到了妈妈正在叫自己的名字,他刚想回应,却又听到了一句更加震惊的话。他听到妈妈在叫:“明儿,来吧,插死我吧,用你的大鸡巴狠狠的屌你的母狗吧,你妈妈是一条母狗啊,屌她吧,代替你爸屌你妈吧,要怪就怪你爸,不能满足你妈,哦哦哦哦哦~~~~~~~~好舒服啊,嗯嗯嗯~~~~~~~~~~~ 好爽啊,明儿,我整个人都是你的,插死我吧。”


  潘明听到这里,老二已经大了几倍了。于是,他决定透过厕所门的缝隙,看看妈妈是怎么样自慰的。透过那狭小的门缝,潘明看见妈妈全裸的坐在马桶盖上,人却靠在墙上,一条腿抬起放在洗衣机上,一条腿努力往另外一边靠,头部微微上仰,性感的小嘴张开,两眼半睁半闭的,乌黑的头发有些乱的散落在肩膀上,一只手放在丰满的乳房上,用力的揉动,另外一只手则伸到阴道出,伸出中指,在那里不停的抽插自己肉洞,手指每一次的抽出都会带出一些液体,每一次的插入都会让妈妈一阵抽搐,或者是一声浪叫。


  潘明看到这一喷血的景象,发觉自己的大肉棒不受自己控制的勃起来,于是他也顺势掏出来,就在厕所外面一边听妈妈的自慰和浪叫,一边打飞机。过了好一会儿后,他发现淑芬快要出来了,赶紧躲起来,等妈妈走了之后才上厕所。这是他看见在厕所里有一条内裤,是妈妈的,上面有一大滩水渍,拿起来一闻,还有股腥味。这时候他才知道,原来妈妈也是对他很有意思,也是很想跟他做,发泄一下的。而且更让他没想到的时候,平时一脸文静贤淑的妈妈一旦发情的时候是那么风骚,那么淫荡的。而这一发现也让潘明对于妈妈的肉体有了一个很好的计划。


  潘明的14岁生日到了。那天淑芬弄了一顿很丰盛的菜来庆祝,还特地买了一瓶葡萄酒来助兴。两母子一边吃,一边聊,气氛很好,潘明不知道出于什么目的,不停的让她妈妈喝酒。淑芬喝了好几杯酒后,脸红红的,整个人看起来更加娇嫩了。潘明这时候提出要跟妈妈玩游戏,就是拿两个钟,比点数大。然后小的人要受到惩罚。淑芬本来也是为了儿子开心,而且有了一些醉意,所以也就答应了。接着潘明又提出,“输的人要做出惩罚,不然,都不认真玩,没意思。这样吧,输了就脱一件衣服吧”。潘明说出来的时候,心里还扑通扑通的跳。因为这个游戏他是有预谋的,他很想看看他妈妈里那一次布料下面诱人身体,而在心里深处,他更有一探桃源的欲望。淑芬这时听到潘明的惩罚有些犹豫了,但是这时候,她眼前浮现出那条吓人有让人爱不释手的大肉棒来,内心深处对性的需求让她拒绝不了那种诱惑。所以,她也就装的勉强的答应了。就这样,在两个人互有心思的情况下,玩起来脱衣服游戏。


  一开始潘明先输了几次,所以,潘明脱了几件衣服,因为天气闷热,又加上在家里,没怎么穿很多衣服,所以,潘明只剩下一条内裤了。淑芬装作无意间瞥了一下潘明的下面,发现潘明的内裤已经变成了一个小帐篷了,立刻心跳加速,脸色绯红,淫穴居然开始流出蜜汁了。在接着的几局,情况则完全换了,淑芬连输了两局,上面只剩下胸罩了,那黑丝的蕾丝胸罩,看的潘明狂吞口水,到要脱裤子的时候,淑芬不想脱了,因为天气热的原因,淑芬现在是真空上阵。这是,潘明却要淑芬继续脱,一边说笑,一边还故意说,再不脱,就过去帮她脱了。而淑芬也笑骂着说:“你这个色小子,那么想看你妈的裸体啊,就不给你看,急死你。”整个人笑起来真是春情荡漾的,又成熟,又妩媚。


  潘明听到这么带有挑逗性的话,哪里还按耐住,走过去笑着去扯淑芬的裤子,在一番拉扯中,淑芬的裤子也脱下来了。一脱下来,潘明立刻傻了眼,感觉到有股热血冲上了脑门,狂吞口水。那修长的大腿,又白又均匀,没有一丝赘肉,在那两腿间的是一缕漆黑芳草,芳草间是一条粉红色的小肉缝在那里若隐若现。这时候淑芬也全身发烫的,她赶紧伸手遮处下面,嗔怪道:“臭小子,看够了吧,我还不服了,咋们继续玩,看你怎么输。”这时候,潘明哪里还有心思玩,全副心思就盯着看妈妈丰满的身体,结果不停的输。这时候轮到潘明要脱内裤了,他反而不好意思了。但是在淑芬的要求下,他也就只有脱了。这时候,更让淑芬的小穴淫水乱流了,因为她终于又看见了那条大蟒蛇了,那紫色硕大的龟头正昂首的对着淑芬,好像在说:“准备好了,我要进攻了。”这时潘明去还要求着玩,因为他还想看淑芬的两个大奶子,几局过后,他如愿以偿了。


  这时候,两母子都赤身裸体的相对着,潘明的大鸡巴因为兴奋,充血的厉害,龟头都红肿起来,大口口的喘着气,眼睛不停盯着淑芬两个又白,又大,又挺的奶子和那一块桃园圣地。而淑芬,则是两眼迷离,一张小嘴微微张开,也是不停的喘着气,眼睛也是闪闪烁烁的,既想看着自己的儿子,传统的思想又不允许她继续下去。


  淑芬不停的告诉自己,“对面的是你的儿子,你们不能做出乱伦的事情”。


  但是身体上的反应却她不做出了一些本能动作。只见她两腿有力得加紧,不停的互相摩挲,而那黑色的芳草间已经开始出现了“露珠”,丰满的乳房上的已经出现了很明显的乳晕,那紫红色的像宝石一样的乳头也发硬起来,她的一只手不自觉的向自己的下腹伸去,而另外的一只手却是开始向自己的大奶子伸过去。淑芬有些受不了了,她觉得脚开始发软,心里跳的很快。就在这个时候,淑芬一个趔趄,身体失去平衡。


  潘明赶紧冲上前,及时抱出淑芬,然后两个人一起跌倒在地毯上。这时两个人的姿势却是更让人热血沸腾,只见潘明的一只手握在淑芬的饱满乳房上,另外的一只手却搭在淑芬又白又翘的丰臀上,整个人躺在下面,而由于潘明发育的比较快,人也长的比较高大,所以娇小的淑芬整个人就躺在潘明的上面。而这时候让淑芬整个人感到整个人像触电一样,因为她感觉到她儿子的大鸡巴刚好顶在她的淫穴外面。一刹那,兴奋,刺激,恐惧等多种感觉涌上心头。她挣扎着想起身,但是潘明有力的手还是抱着她。


  淑芬一边打算站起来,一边用颤抖的声音跟潘明说:“儿子,赶快放开我,结束这个游戏吧,在这样下去会出事的。”


  但是对于潘明来说,这个可以让他更清楚认识女性和了解女性的机会,怎么可能放手,况且他现在也很兴奋,满脑子里想着妈妈成熟的身体,两只手也微微的游动。而在妈妈的挣扎和摩擦中,整个人变得很亢奋。


  他更加用力搂住淑芬,然后在淑芬的耳朵旁说道:“妈,其实我一早就喜欢你了,我很想跟你做,很想插进你的小穴里,真的很想,每当我看到你那成熟丰满的身体,我都会兴奋起来,晚上都要一边想着你的身体,一边打手枪才可以睡着,我也知道这是乱伦,但是我就是忍不住,我知道你也忍得很辛苦,经常一个人靠自慰解决,爸不能经常满足你,你也太苦了,就让儿子满足你吧。”


  淑芬听到潘明的话,整个人都蒙了,她没想到自己在儿子心中的地位,她觉得她应该生气,但是心底不知道为什么却有一丝丝高兴和兴奋感,整个人挣扎起来也不是那么有劲了。但是嘴上还是说:“这怎么行呢,我们可是母子啊,这可是乱伦的啊,绝对不行的”。


  潘明感觉到妈妈话语中好像有些松动,决定挑拨起妈妈的情欲。于是便用嘴巴轻轻的咬着妈妈的耳垂,然后慢慢向下吻着淑芬的脖子。手也不停在淑芬的身上游动,抓在妈妈大奶子的手也更加用力,还不时捏一下坚硬的乳头,每捏一下,淑芬就嗯的娇哼一声。而另外一只手慢慢的伸下妈妈的小山谷。


  淑芬在潘明的两只安禄山之爪的侵袭下,整个人更加酥软起来,浑身没有力气,两只手也不知道是应该抱住儿子呢,还是继续撑在地上。最后在犹豫不觉中,她手移动到了潘明的老二位置上,然后下意识的抓住了。抓住之后,她才发现手中的大蟒蛇,这时候由于丈夫对不能满足自己的报复,对儿子的溺爱,心理和生理的极度需求上,她也就这么握着,享受着这个刺激感和从肉棒传来的灼热感。


  这时候,潘明的手已经探到了桃源地了,他发现妈妈的私处已经全湿了,一摸,满手都是淫水。原来,自己的妈妈跟自己一样也是很想做的,但是碍于道德上的束缚,还犹豫不绝。所以,他决定利用生理的需求压倒内心的愧疚和恐惧。


  于是,他开始用嘴亲吻淑芬的大奶子,还不时的用牙齿轻轻要一下,让淑芬全身颤抖不已,两只手也不停的上下抚摸,一只手在淑芬的厚厚肥嫩的阴唇上轻轻的摩擦和打转,然后突然用中指插进阴道里一些,而上面的一只手则不停的拿捏另外的一个大奶子,最后不是在妈妈的耳边吹一下风,就是哼几句声。这些举动彻底击溃了淑芬的意志,她也开始配合起来了,握住潘明大老二的手也开始不自禁的套弄,嘴里也不时传出嗯嗯嗯……的浪叫声,两腿并的更紧了,淫水也流的更多了。


  其实这也不能怪淑芬,一个30多岁正值狼虎年的女性,需求性生活真是旺盛的时候,但是却因为丈夫的常年在外,而强制忍受着闺房寂寞,而一旦动了情,肯定会一发不可收拾的。


  这时候,淑芬也豁出了,双手握住潘明的肉棒,上下的套弄,性感的小嘴喘着气,脸上绯红,头发有些蓬乱。潘明看到妈妈也配合起来,也就更加热情高涨起来,看到妈妈的性感嘴唇,便忍不住一口亲下去,由于没什么经验,只会不停的乱啃,让淑芬差点透不过气来。


  这时候淑芬赶紧推开潘明,潘明还以为妈妈生气了,心里立刻一阵发慌。但是,没想到淑芬只是在稍微喘了一口气后,说道:“明儿,你知道我们是在乱伦吗,你真的喜欢妈妈吗?”


  潘明赶紧说:“喜欢,我喜欢妈妈的每一寸肌肤,喜欢妈妈的每一个细胞,对于我来说妈妈就是女神啊,我宁愿终身不娶也要和妈妈在一起。”


  淑芬听到潘明这样说,也很高兴,而身体上的需求也在促使自己接受自己的儿子。于是在一番挣扎后,淑芬走到潘明的身旁,轻轻的说道:“抱起我,我们去房间里。”


  潘明听到这句话,高兴的整个人都不知道要干什么了。这时候淑芬看到儿子这个样子,扑哧的笑出来,那风情万种的一笑,差点把潘明的魂都勾出来了。潘明这才回过神,赶紧用力的抱出妈妈,快速的跑到淑芬的卧室里,在跑的过程中,那一条早已充血的肉棒还不时的顶在淑芬的屁股上,让淑芬又是一阵颤抖和兴奋。


  来到妈妈的卧室里,潘明赶紧放下妈妈,这时候由于两个人都放开了,所以也都露出自己的本心很本意了。


  为了更加吸引自己的儿子,展现自己美好的身材,淑芬躺在床上的时候立刻摆出一个喷血的姿势。只见淑芬一手弯曲撑在自床上,然后侧躺在床上,一条腿微屈,另外一条腿稍微的抬起,让潘明刚好可以看到若隐若现的小洞,整个人还稍微后仰,又白又肥的屁股撅起来,让自己的两个丰满乳房更加傲然挺立,两眼好像有一层雾水一样,双颊脸红的看着潘明。


  “儿子,你妈妈的身体美吗,性感吗”?淑芬说道,一边说,一边用那好像蕴含着水雾的眼睛看着潘明。


  这些看到动作的听到话,立刻让潘明本来就已经忍受不住的青头愣子更加不堪了,望着妈妈圆润白嫩的屁股,不禁感到目眩。这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看到的成年女人的赤裸的屁股,狰狞的大肉棒更加昂立,青筋都暴现了,两眼发直的看着,狂咽口水。终于在一声大吼中,扑到床上,双手抱住淑芬就乱啃,乱摸,大肉棒也在胡乱的找那个让人极想一插到底的蜜汁洞。


  这时候淑芬心里很开心,很兴奋,因为她觉的自己的成熟丰满的身体保养得很好,从儿子这样的动作可以看出。自己稍微逗弄一下自己的儿子,就让他急成这样,真是没经验。不过当看到儿子两眼都红了,就知道不能在挑逗他了。


  “明儿,你先起来,让妈来先让你知道一些性知识,这样才能在做爱的过程中让彼此享受到那美妙的感觉,”淑芬说道。


  潘明听到妈妈这样说,也就强忍着心里的欲火,稍微放开了淑芬,但是两只手还是在淑芬身上游动,弄得淑芬娇喘连连。


  “你要知道女人有好几个兴奋点,耳垂、嘴唇、你现在握住的两个奶子,嗯嗯嗯嗯~~~~~ ”说着白了潘明几眼。因为潘明不停的抓捏她的两个柔软的乳房,让她在那强烈的刺激中说话都不能好好说了。


  “还有腋窝,下面的阴唇,阴唇包裹着的一点小豆豆和脚趾头,啊啊啊啊……,”这时却是潘明把手伸到淑芬的私处,在那里不停的抚摸,还试图找到妈妈说的那个小豆豆。


  “好儿子,等等再来搞你妈,先让我说完,啊啊啊啊……嗯嗯嗯……好舒服啊,就这样,再进去一点,就是那里,啊啊啊~~~~~~~~,明儿做的不错,就是那里,那里就是女人最敏感的小豆豆,哦哦哦~~~~~~~~~~太美了,自从你爸去年跟我来过一次,我就好久没试过那么享受过那么舒服的感觉了,啊啊啊~~~~~~~.”


  淑芬一边叫的欢快,一边用手抓着自己头发,让潘明感觉很狂野。至于还要跟潘明说的话,早已不知道丢到哪里去了。


  “好儿子,乖儿子,大鸡巴的儿子,来先躺下,让妈也为你服务一下,体验一下那美妙的感觉”,淑芬在儿子的一阵骚扰后说道。


  潘明听到妈妈这样说,当然求之不得了。赶紧躺下来,整个人就成一个大字,让淑芬一阵好笑。淑芬先给了潘明一个媚眼,然后把头发弄到背后,先跟儿子来了一个香吻,然后从肚子上,一直吻下去。忽然,潘明感觉自己的小老弟好像进入了一个温暖潮湿的,双腿突然间发酸发麻,整个人就像要生天一样,全身没有一处不爽的,肉棒那里好像有东西快要喷射出来了。原来淑芬已经用她那性感,红润的樱桃小嘴含住了潘明的大鸡巴,而且还不停的来回吞吐,用力的吸,不时的用牙齿在龟头那里轻轻的咬一下,舌头碰触一下。这每一下都让潘明感觉到一阵酥麻,大脑空白。


  “妈,我忍不住了,我想射出来了,啊~~~~呼呼呼~~~~~ 哈哈~~~~,”潘明在妈妈的各种口交技巧上,终于大喊出来,然后把那浓浓的精液射到淑芬的嘴里和嘴边。


  潘明觉得把精液射到妈妈的嘴里,会让妈妈生气,心里忐忑不安。但是当他抬起头一看,发现妈妈居然全部吞下去了,持续射出的精液则四处飞溅,乳房上、脸颊上、双肩都布满了热液。只见妈妈将仍颤动着的肉棒送入口中,并将肉棒上的精液舔了个乾净。她在舔时还故意张开嘴让潘明看见附在舌头上的精液,然後才贪婪的吞下去,还两眼迷离的看着潘明。


  “童子精真是不错,呵呵,大鸡巴儿子,来,现在你帮妈我舒服一下了,我的小骚屌也已经受不了了,”淑芬说道。


  然后在淑芬的指导下,潘明也弄起淑芬的骚逼来,用手抚摸着,并用手指抠着阴核,更用手在阴道内抽插着,此时淑芬兴奋的呻吟着。潘明把脸埋向她的股间,吻向她的阴唇,舌头推开旁边的肉唇,鼻子深深的埋入肉缝紧贴着肉芽一下下蠕动,蜜汁逐渐增多,在脸颊上流过。但是潘明想到,刚才妈妈都可以把自己的精液喝掉,自己为什么就不能做同样的事情呢。于是,也一边用舌头去舔阴道,一边用力吸那淫水,而且还学淑芬的技巧,不时咬一下妈妈那厚厚的阴唇。


  “我……乖儿子……喔……妈妈……好舒服……你的……舌头……把妈妈……干得……妈妈……好爽……爽死妈妈了……”


  淑芬抬起她的屁股,随着潘明舌头的动作,而上下曲弓不停,并用双手握住她的乳房揉搓玩弄。经过潘明猛烈的攻势,突然间,淑芬整个人起了一阵颤抖,一股淫水流了出来,潘明把它一滴不剩吸个精光……淑芬在一阵颤抖后,终于缓过神来了,她发现,自己儿子的那条巨屌又斗志高昂起来了。这让她有惊有喜,惊的是怕自己不能把它制服,喜得是,那么一条巨棒,插进来,该有多爽啊。淑芬心里一阵兴奋。


  淑芬一边想,一边又一只手把那条巨棒轻轻的握住,小心心翼翼的,好像手里握住的是什么易碎东西,而另外的一只手则捏住潘明的两个睾丸,慢慢搓揉。


  淑芬这样的举动立刻让潘明的大鸡巴变得更加坚硬如铁了,让他都觉得肿胀的难受。


  “妈,我那里涨的难受,快帮我啊,用嘴帮我把他弄小些,我要舒服啊~~~~~”潘明急切的说道。


  “小色鬼,就那么喜欢妈妈的小嘴,这次我不让上面的嘴帮你弄了,轮到下面的嘴让你舒服了,那里可是你曾经待过的地方哦,”说完,整个人还妩媚的笑了一下,然后用力的握了一下大肉棒,让潘明舒服的哼出了声。


  潘明听到妈妈这样说,赶紧把妈妈按到在床上,然后整个人就扑在淑芬的身上,提起自己的“枪杆”就向妈妈的“碉堡”进攻。可是,因为是第一次,而且又急,潘明老是找不到入口,急得他满头大汗,脸都涨红了。


  “别急,让妈来帮你,呵呵,真是的,就那么想要屌你妈吗?”淑芬说道然后淑芬用她那柔软的小手握住潘明硬挺的阴茎,淫荡地扭动着她丰满肥胖的臀部,大腿大大的张开,然後用自己的手指,将黏着湿润的花瓣给拨开,透明晶亮的淫液从肥美的肉穴中滴落下来,将肉棒慢慢的引导进入中心部位。阴茎膨胀的顶端贴住黏着,湿润的阴唇窄处,而那两片肥厚的阴唇也在一张一缩的。


  “明儿,你有在看吗,哦┅┅哦┅嗯嗯嗯┅看到了吧,看到你妈的屌让你大肉棒插进去了吧!”


  “我看到了,妈妈,啊┅┅啊┅┅实在是太美妙了。”潘明兴奋的说道只见淑芬肿胀的肉唇像蝴蝶的翅膀微微的张开,成熟淡红色的肉壁将潘明的阴茎给吞了进去。一个熟妇女人把一个男孩子的阴茎紧紧吸住,没有比现在更让人热血沸腾的情景,这使得淑芬感到一阵昏炫。


  “天啊,哦,这感觉,啊啊啊┅┅来多点,儿子,我的色儿子,我的亲亲儿子,啊啊┅┅啊┅┅快点进入┅┅”


  ?突然而来的热情悸动,令她实在是忍耐不住,於是淑芬发出了尖叫声。配合妈妈的举动,潘明扭动腰部,不停的冲击直达头顶,“啊┅┅啊┅┅明儿┅┅抱紧我┅┅快紧紧的抱紧我。”


  “用力啊,好舒服啊,哦哦哦┅┅大鸡巴儿子,你顶到你淫荡的妈妈子宫咯,啊啊啊~~~~~~要死了,啊~~~~~ 你才是我的亲亲老公啊,用力,嗯嗯┅┅”


  “坏孩子……喔……妈快给你干死……用力肏……干破我的淫屄……插穿妈妈的子宫吧……”


  “啊……好儿子……啊……用力……喔……用力啊……对……好棒啊……好爽啊……我的好儿子……啊……大肉棒儿子……啊……你插的妈好舒服……喔喔……好快活啊……啊……我要被自己的儿子……喔……插死了……啊……”


  潘明听到妈妈的一阵浪叫,看见妈妈的淫荡样子,忍不住狂抽猛插,一次比一次有力的冲击着,把妈妈干得欲生欲死。


  “妈妈,太棒了!妈妈的阴道里面是如此的灼热、紧闭,太棒的感觉。你那柔软的阴壁好像要把我的鸡巴吸住一样啊,啊啊啊┅┅”


  “是啊!我也觉得很舒服。啊┅┅啊┅┅明儿┅┅明儿。”


  由於儿子的肉棒带来无法形容的快感,年轻强有力的撞击及律动,使得媚肉不断的抖动。肉体形成火焰的燃烧起来,被猥亵的冲动所驱使,潘明的两手用力的抓住妈妈两个硕大的奶子,并且胡乱的揉弄起来。


  “啊┅┅啊┅┅哈┅┅啊┅┅呜呜呜┅┅太太舒服了。”


  不断冲击而来的刺激,使得淑芬的肉体整个往後仰而形成美丽的弓形,并且一直发出兴奋的呻吟声。


  “啊┅┅呜┅┅妈妈啊!我┅┅已经┅┅忍不住了,要射了”


  “快抽出来,千万射不得,会出事的…来,射到妈的嘴里!”


  潘明听到妈妈的话赶紧抽出大肉棒,刚想放到淑芬的嘴里,却因为已经忍不住了,顿时一阵狂喷,全数射到淑芬的脸上。那一大股白色的浓精沾在淑芬的脸上,还慢慢的向下流,构成了一幅及其淫荡的画面。淑芬看到潘明没有射到自己的小穴里面,也放心下来。把潘明射到自己脸上的精液用舌头舔干净。


  潘明射完之后,整个人就趴在淑芬的身上,双手握在妈妈的豪乳上面,一边搓揉,一边说道:“妈,这次的生日是我有生以来过过最开心的生日了,真是太感谢你了,也希望我以后也可以帮妈妈舒缓心里的苦闷。”


  淑芬正在享受儿子的抚摸,听到潘明这样说,心里一阵感动。也用手摸着儿子的头发说道:“好儿子,以后我都会让你过好每一个生日,包括我的。”


  潘明听的立刻心花怒放,对妈妈又是一阵抚慰。


  从此,每到潘明和淑芬的生日,她们都会在家里过一个两人的性爱庆祝日。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