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哥哥,哥哥去哥哥干,援交妹,色骚扰情色网,天天好逼,伦理电影,快播电影



当前位置: 家庭乱伦 > 美艳骚骚【完】(作者:不详)







  大嫂陈玉琳她今年25,大我一岁,虽然她年纪尚轻,她已经是一间大公司的总经理了。她可算是一个名符其实的女强人,她的冷静与理智和她处理事情的果决,可是很多男人都遥不可及的;而且她有一副令所有男人为之颠倒的面容与身材,169的身高、挺立而圆滚的34C胸部、轻盈的23小蛮腰,尤其是她超短迷你裙 下高翘的35美臀更是让人想入非非。

  只是她总是喜欢摆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令人看得就讨厌,连陈伦这个弟弟都畏惧她的威严三分,要不是因为她让陈伦在公司当个主任级的干部,陈伦还真的不想甩她,不过看在优厚薪水的份上,就算她过分了点陈伦也只有摸摸鼻子了。不过说真的,每次看到她在开会或者训话甚至是发飙,陈伦心里都会想:不也是个女人嘛,如果让我逮到机会的话,一定干得你叫爽又叫哥哥。

  今天接到父亲的信息,原来是母在国外的分公司要成立,要父亲陪她到国外的分公司去走一趟,所以父亲他要陈伦搬回家去住,因为他们出国后家里只剩下大嫂一人在家,母又不放心,深怕家里没有男人,万一她媳妇出了什么事情的话也好有个照应,陈伦当然是很快的答应了这事,因为陈伦将可跟他梦寐以求的大嫂同居 了。

  计划刚下班回到了家里,心情异常的兴奋,因为今天是陈伦搬来与大嫂同居的第一天。陈伦回房间拿了换洗用具到浴室去淋浴,一进浴室陈伦东看西看的,并没有看到想要找的东西,以为会发现大嫂换洗的内衣裤的,心里感到些许的失望。

  洗完澡后陈伦就到客厅去看电视,看着看着,大嫂也回来了,她一进客厅看了陈伦一下,面无表情的说道:“我买了一些东西,过来一起吃吧。”说完便走向餐桌,陈伦点着头回应着大嫂。

  在用餐的过程中,俩总是不发一语,终于陈伦打破沉默,微笑着说:“大嫂,你好漂亮喔!”公司有很多男同事都很喜欢你的说。”大嫂依然不发一语的继续用餐。陈伦心想:你屌什么屌?老是一副高不可攀的模样,早晚让你栽在我手上!心里计划着如何驯服这匹野马。

  想着想着,大嫂已经用餐完毕起身走向房间去了。过没多久,大嫂带着换洗衣物准备淋浴去了,这时候各位网友一定想着说陈伦会去偷窥吧?跟大家说,陈伦并 没有,因为陈伦有着更重要的事情要做,陈伦要为以后的计划出去买点道具,所谓小不忍则乱大谋。大嫂已经在浴室淋浴了,陈伦大声的向浴室喊道:“大嫂,我出 去买个东西喔!”然后飞快的跑了出去。

  翌日早上,大嫂出门去上班了,陈伦兴奋地拿出昨天偷偷带出去请锁匠帮复制的钥匙,大大方方的打开了大嫂的房间,然后把昨天买的针孔摄影机偷偷的安装上去。装好之后陈伦兴奋地想走出房间时,意外的竟发现了在化装台旁边的内裤,陈伦伸手去捡起来看了一下,难怪那天陈伦在浴室找不到大嫂换洗的内衣裤,原来她 都丢在房间啊,也许是怕让陈伦看到吧!

  陈伦一边手淫,一边将大嫂的三角裤凑在鼻边及鸡巴上厮磨,幻想着大嫂的阴唇贴着陈伦鸡巴在厮磨,由于太过兴奋,没有两下陈伦就把精子给射在大嫂的三角 裤上。为了怕被发现,陈伦把上面的精液给擦拭干净后再放回原地,然后陆续到浴室以及客厅安装其余的两部针孔,准备的工作都差不多了,再来就是等着看好戏。

  晚上七点,陈伦洗完澡在客厅看着电视,大嫂刚好回来,她连看陈伦都不看的就进房间去了,简直把陈伦当作空气。于是陈伦马上回到房间把监视系统打开,看 到大嫂大嫂正解开了胸罩,她那引人遐思的乳房,圆滚而坚挺,红豆般大小的粉红色乳头像是再向陈伦招手一般,看到这里,陈伦裤裆里的小弟弟已经怒张跋扈的举 起来了。

  接下来大嫂更脱下了她那最后的防线,大嫂的阴毛非常稀疏,而且长得很有型,应该是有修饰过吧!大嫂随手把内裤往化妆台旁的地上一丢,套上一件宽大的T恤走出房门,天啊!大嫂的T恤里面什么都没有。大嫂走出房门后直接往浴室进去,原来大嫂为了怕内衣裤丢在浴室被陈伦发现,在要进浴室之前就把内衣裤先脱下 来丢在房里啊。

  陈伦在房间里看着监视系统里的大嫂淋浴,越看越是兴奋,真想马上冲进浴室去上了大嫂。洗完澡后大嫂从浴室出来,这时候陈伦早就在客厅等着大嫂了,陈伦 看大嫂一走出来也不管她愿不愿意,就拉着她的手往客厅的椅子上坐,没等她开口陈伦就先说了:“大嫂,一起来看片吧,这是我今天去租的,很好看的。”陈伦顺 便倒了一杯饮料递给大嫂(想也知道这杯饮料已经被陈伦动过手脚了):“大嫂,喝杯饮料吧!”大嫂一脸茫然的看着陈伦,陈伦怕大嫂有所怀疑,所以便转移她的 注意力,说:“大嫂,我知道平时我在公司表现不是很好,但是希望大嫂能多给我一点时间,我一定会做给大嫂看的。”大嫂听陈伦这么一说,喝了一口饮料,然后 一副正经八百的对陈伦说:“在公司大嫂也不想对你严苛,只是你是我弟弟,做得好是理所当然,做不好的话你叫大嫂大嫂的面子往哪摆?毕竟大嫂是总经理,总不 能包庇你吧!让你当上主任是因为你是我的弟弟,希望你真的能好好表现,不要丢了大嫂的面子。”平时她根本不跟陈伦说话的,这次一说教就说了半个多钟头。陈 伦频频点头说:“是的,大嫂,我一定不会让你丢脸的。”这个时候,陈伦又倒了第二杯饮料递给大嫂,陈伦说:“大嫂,我是找你一起来看片子的,别一直说教 吧,况且现在是在家里。”大嫂拿起饮料又喝了几口,陈伦说:“大嫂,陪我一起看片吧,难得大嫂有时间陪我,好吗?”大嫂还是一副很威严的说:“嗯,就陪你 看完这部片子吧,看完早点睡觉,明天还要上班。”陈伦给予大嫂一个微笑,然后把录象带放下去。

  大嫂可能已经忘了她还没回房间去穿上内衣裤吧,其实陈伦早就准备好了,在电视的旁边有一面镜子,镜子的角度刚好可以看到大嫂最神秘的三角地带。

  大约过了半个钟头吧,大嫂一直在变换着坐姿,陈伦想应该是药效开始发作了吧,大嫂的脚一直再左右交换交叉,陈伦看着大嫂问道:“大嫂,身体不舒服吗?要我带你去给医生看吗?”大嫂还是一副威严的模样说:“没事的。”不过陈伦看得出来她肯定很难过。

  陈伦看着镜子里面大嫂的双脚在变换交叉着,汗水湿透了大嫂的T恤,隐约看到大嫂的乳头从衣服上面映了出来,陈伦看也差不多了,就跟大嫂说:“大嫂,我 看如果你不舒服先去睡觉吧,我也困了,我们都先去睡吧,明天回来在看好吗?”大嫂简单的回了一个字:“嗯。”陈伦跟大嫂道声晚安后就回房间去了。

  陈伦一回房马上打开监视器,看到大嫂进入浴室急忙的拉起了T恤,坐在马桶上,马上传来的是一阵尿液的冲击声,从画面上看得出来大嫂在享受那尿液从阴道 冲击出来的快感。这时候大嫂拿着卫生纸擦向她的阴户,一下又一下的擦拭,好像擦拭不完的样子,不,大嫂是在享受卫生纸擦拭阴唇的快感。

  大嫂把卫生纸给丢了,左手抚摸起自己的胸部,右手手指则在她最神秘的地方抚摸着,陈伦胸有成竹地看着监视系统里的大嫂,呵呵,女人终究是女人,刚才在陈伦面前还一副威严的样子,想不到现在却一个人在浴室自慰了起来。

  大嫂由于药效发作的关系,独自在浴室享受着自慰所带来的快感,而陈伦盯着监视系统,也正准备着第二波的行动。陈伦拿起了手机拨着大嫂房间 的专机号码,正在享受自慰快感的大嫂突然被突如其来的声响给拉回了现实,大嫂的专机大多都是用来联络生意用的,所以再怎样她一定会放弃现在的动作去接的。

  大嫂带点兴奋的余韵跑回房间接起了:“喂!你好,我是陈玉琳,请问哪位?”陈伦把声音压低的说:“玉琳吗?”陈伦从监视系统上看着大嫂的一举一动。

  “嗯,我是玉琳,你是……”“我是一个非常仰幕你的人。”大嫂有点不耐烦的说了:“先生,如果有事的话请你快说好吗?我想要休息了。”“先听我说,你知道你是很多男人心目中的性幻想对象吗?我常幻想着抚摸你白皙的肌肤,抚摸你……”还没说完,大嫂就挂断了。

  陈伦再次拨了号码,大嫂又接起了,陈伦说:“玉琳,别挂我啊,我幻想着和你做爱的情景……”“你再打来的话我就报警了!”大嫂再次挂断。

  陈伦知道她不会把拿起来的,因为这电话是公事上重要的联络电话,陈伦再拨打了进去,大嫂不耐烦的接了起来说:“你到底想怎样?”陈伦不理会她,继续的说着:“你知道吗?我现在边跟你说电话,边揉搓着我的肉棒,那种感觉好舒服。我在想着你光着身子的模样,一边想一边打手枪,很过瘾的。”大嫂没再说话了,只见到她专注地拿着话筒默默不语。

  “我幻想我正抚摸着你圆滚而坚挺的胸部,我的双手贴上了你那丰满又富有弹性的乳房,我小心翼翼地揉搓着、搓着、搓着……你那红豆般的粉红色乳头已经挺立起来了,我的手指适中地捏玩着你那已经挺立起的浅粉红乳头,我时而小力、时而大力的捏着……”陈伦隐约已经听到大嫂急促的呼吸声,陈伦边说电话,边注意 监视系统上大嫂的一举一动:“玉琳,你是不是感到很兴奋啊?”大嫂并没有回应,还是一样拿着话筒默默不语,从监视系统上面,陈伦看到大嫂的双脚一直再交互的厮磨(大嫂平常自视甚高,很少跟男人交往的,性生活少的她,平时也只好靠着工作的忙碌来冲淡她对性的冲动)。

  “你是不是有种想自慰的冲动啊?想的话就做吧,你旁边应该没人吧?大胆地去做吧。先轻轻地揉搓你自己的胸部,没人会看见的,你可以幻想着我在爱抚你,被一个未曾谋面的陌生人抚摸着你的全身。”大嫂虽然还是默默不语,但是从监视器上面陈伦看到大嫂已经开始有动作了,她左手拿着电话,右手已经下意识地抚摸 着自己的胸部。见到机不可失,陈伦当然继续说着一些挑起大嫂情欲的字语,只见大嫂由抚摸渐渐转为搓揉,而乳头也已经兴奋的挺立起来,大嫂的手指正绕着乳头 的周围骚动着,还不时的去揉捏乳头。

  陈伦灵机一动,又说了:“玉琳,张开你的双脚,我要抚摸你的阴唇,亲吻你那美丽的阴唇。”大嫂在下意识的驱使之下慢慢地张开了双腿,陈伦清楚的看到大嫂大嫂稀疏的阴毛下已经泛滥成灾,湿了一大片。

  “玉琳,把三角裤脱了,我要亲吻你美丽的阴唇。”(虽然我知道大嫂没穿内裤,但也是要假装一下。)大嫂还是一样不发一语,尽管她已经兴奋到如此程度。

  “玉琳,说话好吗?我想听你的声音,听着你的声音,会让我很兴奋的。好吗?”大嫂终于打破沉默免强的挤出一个字:“嗯。”“你内裤脱下了吗?”“脱了。”大嫂简单扼要的回了陈伦这两个字,真是太兴奋了!

  “那你慢慢地张开双腿,让我好好的爱你、亲吻你。”“嗯。”大嫂还是简单的回了一个字,不过这已经叫陈伦兴奋不已了。

  此时大嫂早已将电话设定成扩音模式,左手揉搓着胸部,右手则摸索着她神秘的三角地带。陈伦把监视器放大特写出大嫂的下体,大嫂的阴户非常的肥嫩,色泽浅粉带红的,大腿根处更是白皙,小小的阴唇上面沾满了大嫂的淫液,还反射出点点的微光,真是叫人兴奋。

  大嫂的中指轻轻的抚摸着阴核上方,慢慢的画着圆圈,速度也越来越快。

  “玉琳,你现在正在抚摸哪里?”“下……下面。”“你的手指有进去吗?”“没……有……”“把手指放进去,幻想是我的手指在你的身体进出。”大嫂听完后,便慢慢把中指放在阴道口上厮磨,然后小心翼翼地插了进去,“啊……”在手指头的第一节进入道阴道里面,大嫂下意识地发出了声音。

  “玉琳,张开你的双腿靠近话筒,然后再慢慢地抽插,我要听听你下面的声音。”大嫂左手拿起电话放到阴户的前面,右手的中指继续不断地进入,此时美丽的阴户涌出大量的淫液,包围了整个阴户,使整个阴户变得模糊淫湿,大嫂的中指也开始慢慢地抽插着,话筒传来中指与阴唇插撞的淫靡声:“啾……啾……”大嫂抽 插的动作越来越快也越来越大,更开始忘情地摆动她的丰臀配合着手指的抽插,连无名指也加入了战局,两根手指在阴户理面进进出出的,“啾……啾……”但大嫂 好像还不满足似的用左手拇指把阴蒂的包皮翻开,中指的指腹搓揉着她最敏感的阴蒂,在规则的搓揉之下,阴蒂也涨大了。

  大嫂不停抽插着阴户与搓揉着阴蒂,两只手忙得不可开交,屁股也配合着手指的抽插晃动得越来越厉害,虽然都已经兴奋成这样了,但是大嫂还是强忍着声音。

  “玉琳,你是不是想要有个东西来填满你的阴户?”“嗯……”“你家里有红酒吗?”(大嫂一向有喝红酒的习惯。)“嗯,有。”“你去拿一瓶红酒来。”“嗯。”大嫂停止了动作,把手指从阴道里面拔了出来,“嗯……”手指离开那美丽阴户的同时也牵出了丝丝的爱液。

  大嫂站了起来,走出房间往冰箱去拿了一瓶红酒,快乐的泉源不断地从阴道往大腿流了下来,还有些许的爱液滴落在地板上面。

  “我拿来了。”“把它打开。”陈伦说道。

  “嗯。打开了,再来呢?”“把瓶口往阴道里面插进去。”“这……”大嫂明显有些许的不愿意。

  “快插进去,会很快乐的,真的,慢慢把她放进去。快!”陈伦催促着说。

  “嗯。”大嫂饮了几口红酒,然后把瓶口往自己的阴户慢慢地厮磨着,冰凉的红酒瓶碰着了那美丽的阴道口,浅粉红的阴唇颤抖着,好像既期待又害怕的样子。

  瓶口慢慢的没入了美丽的阴道口里,“嗯……”大嫂颤抖地发出了兴奋的声音。

  “插进去了吗?”“插进去了。”“有什么感觉?”“很冰……很……凉……”“现在你慢慢的抽插,幻想着我的肉棒在你的肉穴中翻搅。”大嫂两手拿着酒瓶 慢慢地做起了活塞运动,动作由浅至深、由慢至快,“嗯……呀……”大嫂终于忍不住地发出了欢愉的声音。大嫂开始下意识地扭动起她的臀部,嘴里还不住的发出 欢愉哼声,阴户里也开始大量地分泌出浓浓的淫液。

  “舒服吗?”“嗯……舒服……”“你阴户里面有什么感觉呢?”“缩得好紧……好……舒服……”“喜欢这样的感觉吗?”“喜……欢……嗯……啊……” “那我以后每天都打给你好吗?”“嗯……好……好……”大嫂的呼吸变得更加急促,酒瓶的抽插也越来越快了,陈伦感觉出大嫂即将要高潮了。大嫂开始疯狂地扭 动着肥臀,白嫩的屁股不停地加速摆动着,“啊……嗯……啊……”大嫂终于开始忘情地呻吟起来。

  “要高潮了吗?”“嗯……是……的……啊……”“那就让她出来吧!”“嗯……啊……舒服……好舒服……”大嫂放纵地呻吟着,也加快了酒瓶的抽插动作,肥臀更是快速地挺向酒瓶,配合着酒瓶的抽插摆动着。

  “啊……受不了了……我想要……出来了……嗯……好爽……好爽啊……我不行……了……”大嫂疯狂地摆动着腰肢,头左右的往两边甩动,酒瓶与阴唇插撞的声响也越来越大,“啾……啾……啾……”大嫂已经边临疯狂了。

  陈伦感觉手里的肉棒也蓄势待发了,于是加速揉动着自己的肉棒,想跟大嫂一起攀上高潮,“说,说你要我,说你要我插你。快!说你要我的肉棒,说!”陈伦以命令的口吻说着。

  “嗯……我要你……给我……把你的肉棒给我……我要你插我……啊……快插我……快……求你……我要泄了……啊……嗯……我要飞了……快……啊不行 了……嗯……啊……”大嫂疯狂似的呻吟着,突然整个人弓起了腰,头往后一仰,“啊……嗯……出来了……”一声的喊叫,双脚间美丽的阴唇中喷洒出一道黄金色 的液体,“噗滋……噗……滋噗……”金黄色的液体由阴唇与瓶口边往四周喷洒而出,有如水舞般的奇景持续的在喷洒着,随着大嫂尿液的喷洒,陈伦也一股作气的将精子喷洒而出。

  “嗯……啊……”呻吟声由强转弱,酒瓶还插在那美丽的阴道里,尿液持续地喷洒了将近三十秒之久也停止了。平静之后传来的是大嫂的喘息声,粉浅色的阴唇 还在微微颤抖着持续兴奋中,两片阴唇一张一合的在呼吸着,在两片阴唇的细缝中清楚的看到缓缓流出的淫液与尿液,浸湿了整片地板,地板上整滩的淫液与尿液, 掺杂的淫靡味道环绕着整个房间。(陈伦当然是闻不到,这只是假想。)此时的大嫂还闭着双眼在享受那高潮后所带来的余韵,想不到如此高贵且高傲的大嫂也有这 么淫荡的一面,根本无法想象她在公司那副威严的模样与刚刚那副淫荡的画面,真叫人无法串连。陈伦让大嫂安静的享受那高潮后的余韵,看着她脸上还带着满足的 微笑呢!

  大约过了十五分钟后,陈伦说话了:“舒服吗?”在余韵当中苏醒过来的大嫂拿起了话筒,虚脱的回应道:“嗯,很舒服。”“明天早上我会再打给你,我有东西要送给你。”大嫂轻声的回答:“嗯,好的。”“早点睡吧,早上等我电话。”话说完陈伦就把电话挂了。

  大嫂恍恍惚惚的挂了电话,也没有起来洗澡就昏昏睡着了。

  翌日早上,陈伦虚脱的爬了起来,整晚反复看着大嫂昨晚的淫荡录画,都不知道自己打了几枪了,没办法,大嫂实在是太美了,昨天大嫂高潮失禁的画面到现在还一直深映在陈伦脑海里面。

  此时陈伦望向监视器,看到大嫂慵懒的拿着盥洗用具走向了浴室去做淋浴,趁着她洗澡的时候,陈伦偷偷的跑到她的房间去。房间门一开,一阵淫靡的腥味冲鼻而来,想必是昨天大嫂的尿液与淫液掺杂的味道,看着大嫂凌乱的房间与淫靡的腥臭味,内心里又鼓起了一阵莫名的冲动,陈伦弯下腰拿起了昨晚与大嫂亲密过的红酒瓶,不自主的把鼻子靠上酒瓶去,一阵腥香的味道扑鼻而来,陈伦伸出舌头舔着瓶口,然后仰起酒瓶,把掺杂着尿液与淫液的红酒一饮而尽,那味道真是说不出的 甜美,尤其是掺杂着如此美女淫液的红酒。为了怕被大嫂发现,陈伦把红酒瓶放回原地,小心翼翼的带上门把,走回房间去准备进行下一步计划。

  没多久大嫂洗完澡后从浴室回到了房间,开始整理头发与服装。大约过了半个钟头,大嫂也已经把服装仪容整理好了,看着美丽高贵的大嫂又恢复了一副威严的样子,陈伦心里又萌起了想整她的欲望。

  大嫂把要带的东西都准备好后却迟迟没有出门,而且坐在床上好像再等待什么似的。呵呵,没错,大嫂一定是在等待着陈伦的电话,陈伦拿起了电话,拨着大嫂的专机号码。

  大嫂匆忙的拿起了电话应声道:“喂,你好,我是玉琳,请问哪位?”陈伦一样以昨晚那低沉的声音回应大嫂:“早安,亲爱的。”大嫂并没有挂陈伦电话,而且带点甜蜜的回了陈伦一句:“你也早安。”此时陈伦心中无比的兴奋,可见她多渴望接到陈伦的电话。

  “还不知道要怎么称呼你?”大嫂在询问陈伦的名字,呵呵,她已经慢慢上钩了。

  “你暂时先称呼我哥哥吧,或叫我亲爱的也可以。时候到了,我自然会告诉你的。”大嫂些许失望的又询问道:“我认识你吗?又或者你是我公司的职员?”“我是你公司的职员,但是你不会记得我这微不足到的小职员的。”陈伦回答道。

  大嫂有着些许着急的又追问道:“你是负责哪个部门的?”“亲爱的,这不是重点,我说过,时候到了你自然会明白。”陈伦以温柔的声音说着,“昨晚还快乐吧?”陈伦问道。  大嫂羞涩的回答道:“嗯。”“今天还想要吗?”陈伦追问道,大嫂默默不语,没有回答。

  “对了,昨晚说要送你礼物的,你到你家的门口外面,地上有个包裹,你把它拿进来,那是给你的。”“嗯,你等等。”大嫂回答道。

  很快的大嫂拿了包裹回来,再度拿起话筒说道:“嗯,我拿进来了。”“把包裹打开,看看喜不喜欢?”大嫂把包裹打了开来,“这……”大嫂面有难色的看着东西。

  “这是给你的惊喜,里面有一支电动按摩棒跟跳跳蛋,还附带一个耳机。你先把耳机戴上,那只耳机能够直接与我对话,然后把那只跳跳蛋放进你的私处里面, 完成后你就可以去上班了。”大嫂一听到这里,整个人傻了起来。过了几秒钟,大嫂大声说道:“你这个变态,我才不会陪你玩这种游戏!”她“喀”的一声把电话 给挂掉了。

  陈伦着急得不知所措,想不到会弄巧成拙,正在焦急的时候,陈伦发现到监视器里的动作,大嫂虽然生气的把电话挂了,但不知何时她已经把耳机给装上了,而且又拿起了跳蛋,两只眼睛直看着跳蛋,好像是在犹豫该不该放进去吧,此时的陈伦,心中又燃起了些许希望的灯火。

  过了大约十分钟,大嫂看看手表(应该是在留意时间,因为今天公司要开早会,可能深怕时间来不急吧),突然大嫂拉起了那包裹着她高翘丰臀的迷你裙,然后 一手把内裤掰开,慢慢的将跳跳蛋挤进阴道里面,“嗯……”大嫂呻吟了一声,可能是跳跳蛋进去的时候带给她些许的快感吧!(因为大嫂已经装上了耳机,所以陈 伦会听见她的声音。)大嫂把内裤覆盖回去后,拉下的短裙,匆忙的拿起公文包就走出房门往公司去了。哇,真是太爽了!想不到她嘴里说变态,结果不也是戴了上去!陈伦也要赶快出门了,再不出门就赶不上公司的早会了。

  陈伦匆忙的跑进了会议室(这下糟糕了,要不是遇上临检,陈伦也不会耽搁了时间,等等可有一顿难堪了),一进会议室,所有同事的目光的投向了陈伦,然而白板前站着一个身穿白色连身超短迷你裙的美女,可是这时候的她可不美,而且很可怕(她就是陈伦大嫂)。

  陈伦连忙点头问早:“总经理早。”大嫂冷眼看着陈伦,然后厉声说道:“你知道现在几点了吗?然到你不知道今天要开早会吗?”陈伦低着头连忙道不是,因为陈伦知道大嫂的个性,解释得再多都是没用的。

  “公司所有的同仁都在等着你一个人开会,你倒很了不起啊!你这个主任我看你是不想当了吧?”说完大嫂便转身向财务部的吴经理说道:“吴经理,纪录一下,陈主任这个月的全勤全部给她扣除下来。”(哇靠,不会吧?只不过迟到了七分多钟,就把陈伦整个月的全勤给扣掉啊。)“陈主任,希望你能记取这次教训,以后再有会议的话,请你早些到达。”大嫂用那快要杀死人的眼光对着陈伦说着。

  “是的,总经理。”陈伦回答道。(屌啊,你在屌啊,我倒看你能够屌多久!

  你越泼辣我就越喜欢,呵呵呵!)陈伦小跑步的走向讲台前侧的座位去(这个位置能很清楚的看到大嫂,因为陈伦是会议记录,所以这个位置都是陈伦在坐的, 也因为陈伦是会议记录,所以大家都等着陈伦才能开会),陈伦坐下以后,大嫂也开始了会议,述说着上个月的业绩检讨与这个月的业绩方针。

  这时候陈伦小心翼翼的把手伸进了口袋,然后开启了耳机,启动了跳跳蛋的遥控器,“啊……”大嫂脚软了一下差点跌倒,嘴里发出了微弱的声音。(因为耳机的关系,陈伦能够很清楚的听到大嫂的声音,当然也包括她的呼吸声。)跳跳蛋开始在大嫂的阴道里面跳动着,注意的话,还能够听到从阴道里面传出来的“嗡嗡”声。大嫂开始有点不自在了,但是她不愧是女强人,还是装着若无其事地讲述着会议内容。陈伦当然不可能让她好过了,敢扣陈伦全勤,看陈伦怎么整你!陈伦把跳 跳蛋的强度再增强了一级,只见大嫂强忍着跳蛋所带来的欢愉,继续地开着会议。

  想不到大嫂这么能忍啊,好吧,就再增强一级!陈伦把按钮一按,大嫂的脚突然紧张的夹了起来,大嫂东张西望的,应该是在找陈伦吧,不过她不可能会知道玩弄她的竟然会是陈伦。呵呵,紧张吧?你越紧张我就越兴奋。

  大嫂还是一样强忍着跳蛋的袭击,讲述着会议内容,陈伦就这样以三级的强震让大嫂开了大半个钟头的会。会议中大嫂的双脚不断地夹紧,不断地交叉厮磨。

  也许别人没有注意到吧,因为大嫂是站在讲台的后面,以别人的角度只能看到大嫂大嫂的上半身,而陈伦是坐在讲台的前侧,所以能够看得一清二楚,最离谱的 是大嫂的淫液已经从大腿内侧流到小腿下来了。陈伦看到大嫂的脚在颤抖,呼吸也越来越急促,连述说会议内容都会有些许的颤抖,她的秘书曾多次要她下去休息, 但是身为女强人的她怎么可能会临阵退缩呢?  又过了约十五分钟,大嫂现在依然在述说着会议上的内容,不同的是,现在大嫂是把身子整个靠在讲台上支撑着。她还真能忍,一样装着若无其事,但是下半身却骗不了人的,从大腿内侧流下的淫液已经在地板上湿了一整滩。

  陈伦发觉大嫂藉由述说会议的动作在讲台后面前后移动,两只脚一直不停地交错,陈伦很专注地看着大嫂的大腿处,发现大嫂的大腿正抽搐得非常厉害,而且两脚停下来时还抖个不停,淫液也开始更大量地从大腿深处流了下来。

  依陈伦看大嫂应该是快要高潮了,只是她都一直强忍着不让自己泄出来。如果她在讲台上面高潮的话,不知道会是怎样的画面?一想到这里陈伦就更加的兴奋。

  陈伦把手身进了口袋,再次的按下按钮,把跳蛋调整到四级的强度,突然大嫂的说话停止了,而且两脚夹得紧紧的,下半身整个颤抖得非常厉害,大嫂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的,照理说她应该要高潮了,怎么还能忍住啊?

  大嫂大概强忍了一分钟之久,再次开始会议。陈伦可真服了她了,不过以她高傲的个性,她怎么可能会在这么多人前面泄身呢?不过就算她忍功一流,也敌不过 陈伦跳蛋的袭击,此时陈伦脑海闪过了一个念头,陈伦用耳机低沉的轻声说着:“想在大家面前高潮吗?”大嫂突然整个人紧张了起来,小声的回了陈伦:“不,不 要。”“真的不要吗?在那么多人面前高潮的话会很兴奋的喔!”陈伦再调整更强一下。

  “不,不要。求求你不要了,这里人那么多,不要好吗?”大嫂轻声回答陈伦后,又开始述着说会议内容,可能是深怕别人注意到吧!

  “要我答应你可以,把你的内裤褪到膝盖上,我给你五秒钟考虑,五秒后你没褪下内裤,我就让你在大家面前高潮。”大嫂虽然百般不愿,但也只有照办。现在 会议刚好进行到各干部的报告与检讨,所以大嫂她不用说话,只要站在讲台上面听取报告,大嫂用右手慢慢地把内裤褪到膝盖上面,此时陈伦看到大嫂稀疏的阴毛下 一遍模糊。内裤不脱还好,一脱下来陈伦看到跳蛋因为淫液直流的关系,从大嫂的两片阴唇中间溜出了三分之一,大嫂发觉到深怕跳蛋落下,本能反应地屁股一夹, 又把跳蛋吸了进去;但是不一会,跳蛋就又从那美丽的阴唇中吐出了些许,就这样,一直反复着,又吞又吐、又吞又吐的……阴道的淫液已经由流下来便成滴下来 了,陈伦隐约能听到淫液滴下的声音“滴答滴答”地作响。

  大嫂一双大腿开始严重地发生痉挛,全身一直在颤抖着,“停……止……好吗?”大嫂颤抖而小声的说着。

  “要泄了是吗?那就让它泄啊!”话一说完,陈伦马上把跳蛋的强度增加到五级,“啊……”大嫂突然把头往后仰起,大叫一声就跌坐在地上。

  同仁们要靠过去看到底怎样的时候,大嫂大叫道:“不要过来!通通回座位继续开会。我休息一下,不要管我。”不愧是总经理,一声令下没人敢靠过去。

  大嫂会下声吓阻是因为她的内裤还挂在膝盖上面,要不是因为讲台遮着的关系,早就让人发现了。

  陈伦专注着大嫂的一举一动,大嫂还在喘息,从她紊乱的呼吸中陈伦可以知道高潮还持续在发酵,大嫂全身颤抖得利害,阴户更是淫湿不堪。大嫂闭起眼睛在那 么多人的面前享受着高潮所带来的余韵,陈伦想也许她是不甘放过这余韵所带来的强烈快感吧,所以迟迟不肯起身,甚至内裤也都还挂在膝盖上。

  跳跳蛋持续地在她的阴道里面抖动翻搅,大约过了五分钟,大嫂小心翼翼地拉起了内裤,缓缓的站了起来继续会议,直到会议结束,她才匆匆离开。

  离开后,陈伦看着她快步地回到她的办公室,更下令取消她今日的所有行程,陈伦马上也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内,把先前安装在她办公室的针孔监视器打开来。

  大嫂一回到办公室后马上把门反锁上,然后拉起她那超短的迷你裙,褪下了湿濡不堪的内裤,整个人往沙发上躺了下去。哇靠,不会吧?陈伦以为大嫂会马上把跳蛋给拿掉的,想不到大嫂不但没取出跳蛋,还在办公室里忘情地自慰起来,可能是刚刚在会议上被陈伦挑起了情欲吧!

  大嫂的左手不规则地揉搓着她那丰满圆滚的乳房,右手则扳开了她的鸡掰,用手掌疯狂的压迫、揉搓、捏挤,“嗯……啊……好爽啊……嗯……”大嫂歇斯底里 的呻吟了起来,而她的丰臀更像是不能满足似的上下摇摆挺动,整个画面只有“淫靡”两个字可以形容,原来大嫂的内心里是这么淫荡啊!

  突然,耳机那端传来了大嫂的淫声:“哥哥……你在……哪……我想见……你……嗯……我受不了了……我要你……快……”想不到大嫂竟然开口说要见陈伦,“你想见我吗?”陈伦问着大嫂。

  “嗯……想见你……我想见你……我好难过……好奇怪……啊……”“你是要我插你吧?”陈伦继续问着大嫂。

  “啊……是的……我要你……插我……我受不了了……快出来……插我……好吗……啊……”“好吧,那你现在到阳台上去等我,我等等就到。”“嗯……好……好……我等你……快来啊!”

  “你到了吗?我已经到了。”大嫂轻声的问道。

  陈伦则躲在一旁说道:“在你旁边的地上有一条黑色的布条,你把它检起来,然后幪住眼睛。”可……可是……这样不就看不到你了。”大嫂慌张的说着。

  “我说过,时候到了你就会知道我是谁了。先把眼睛幪起来吧!”“嗯,好的。”大嫂弯下腰检起了黑色的布条,然后幪住了眼睛,这时候陈伦已经出现在大嫂的前面了。

  “我在你前面了。”陈伦伸手拉下了大嫂的上衣,一对白皙无瑕的乳房就这样跳了出来,陈伦慢慢的揉捏起那圆滚的双球,看着那粉浅色的乳头渐渐的挺立了起来,陈伦用手指去夹住了大嫂尖挺的乳头,指尖在乳头上面不停的旋转,大嫂兴奋地垫起脚来放声呻吟:“嗯……噢……嗯啊……好……好……舒服……啊……”一 头过去就含住了大嫂的乳头,不停地吸吮着,陈伦明显地感觉到大嫂的心跳及呼吸的急促。陈伦慢慢地蹲下身子,卷起大嫂的超短迷你裙,天啊!大嫂没有穿上内裤就上来了,应该是因为内裤湿濡不堪而没穿吧!

  陈伦拨开大嫂稀疏的阴毛,专注地看着那高贵而成熟的肉芽,真是太美了,简直是人间极品,肥嫩多汁,粉浅白皙的阴户看得陈伦都望神了。跳跳蛋还一直在大 嫂大嫂的阴户里一吞一吐的,陈伦把鼻子靠了过去,闻着那淫靡的腥香味道,陈伦慢慢地扳开大嫂的双腿,将她的双腿大大的打开来,大腿内侧的爱液如水流下的模 样,清楚地呈现在陈伦的面前,陈伦忍不住地把嘴凑上去贴在大嫂的阴户上面。

  陈伦扳开了大嫂的鸡掰,伸出了舌头往鸡掰上面直舔,大嫂双手扶着陈伦,全身颤抖地着配合着陈伦舌头的韵律,不断的发出忘我的甜美呻吟:“啊……啊…… 哈啊……啊呜……嗯……嗯啊啊……”大嫂在陈伦舌头的逗弄下,嘴里不时溢出甜美的娇吟声:“咿啊啊……喔……啊噢,嗯……好难过,啊……我受不了了……插 我……插我好吗……嗯……”大嫂大嫂摆动腰肢挺动肥臀地哀求陈伦,双手还把陈伦紧紧的压在她的鸡掰上面:“快……快给我!啊噢……我受不了了……求求 你……快给我吧……啊……”陈伦不理会大嫂的要求,更翻开她阴蒂的包皮,用舌头展开密集的攻势,直接刺激她的阴蒂,不一会功夫,大嫂全身开始抽搐,并且放 纵地呻吟起来:“咿啊……嗯……好爽……好舒服啊……噢……我要泄了……我要出来了……噢……”大嫂把陈伦的头压得紧紧的,而腰肢也加速摆动。

  突然大嫂将腰肢一弓,仰身长叫地呻吟:“啊……不行了……要出来了……咿啊……出来了……啊……”这时陈伦乘胜追击,把舌头整个往她的阴道里面塞了进 去,就在这时,大嫂的淫液整个喷洒了出来,大嫂全身抽筋,剧烈的痉挛着,她抱着陈伦的头缓缓地在厮磨着她的私处,激烈的喘息声还围绕在四周。

  她还在享受高潮后的余韵,陈伦不等她回复过来,一个起身把大嫂转个身然后让她趴在阳台的栏杆上面,陈伦掏出了肉棒,对准了大嫂的鸡掰,毫无预警的就刺了进去,“噢……”大嫂仰头喊叫了一声:“不,不要……不要了……我不行了……再干下去我会死掉的……拜托……不要了好吗……”陈伦不理会大嫂的哀求,将 手指伸到她的肛门上面搔动着,同时也开始挺动自己的肉棒,“不,不要,求求你……哥哥!啊……啊啊啊……求……求你……”陈伦依然继续抽插着自己的肉棒, 不停地翻搅大嫂的肉穴,大嫂大力的甩着头呻吟着:“啊啊……不行,住手,啊啊啊……咿……嗯噢……会死的……我会死的……不要了……我快死了……啊……” 虽然说不要,大嫂的肥臀却是一直紧贴着陈伦前后摆动着。陈伦边享受着征服大嫂大嫂的乐趣,边把手指伸进了大嫂的肛门,然后拼命地扭腰,陈伦已经有股想射出 来的冲动了。

  大嫂突然头向后大大仰起,然后抬高自己的肥臀,紧贴着陈伦的肉棒加速地挺动,“出……出……来……了……啊……啊啊啊……快……快……再快一点……插 死我吧……快……干死我吧……啊……出来……了……啊……我……不……不行了!”大嫂持续地发出嘶哑的叫喊,随后陈伦也将滚烫的精子往大嫂的阴户里面射了 进去,大嫂感受到陈伦滚烫的精液有力地冲击她的子宫,全身激烈地痉挛着。

  陈伦整理了一下服装,看着趴在地上还持续抽搐着的大嫂,心想:终于干上手了。刚刚因为时间紧迫,又怕有人上来,所以一直没能好好专注地欣赏大嫂的胴体,下次再找个机会慢慢地欣赏与品尝这块肥嫩多汁的鲍鱼。

  露脸全身虚脱的大嫂从阳台回到办公室后,马上交代着她的秘书雪儿:“雪儿,这两天我有事休息,有什么事情再电话跟我联络。”雪儿微笑的回答 着:“好的,我的好大嫂,你放心休息去吧,有事我会帮你处理的。”当天下班回到家里,大嫂一淋浴完后就回到房间里去休息了(她兴奋了一整天了,也该累 了)。陈伦知道她这两天休息,难得有这么好的机会,陈伦哪能放过?

  (陈伦已经向公司请了两天假了。)“喀喀喀……”陈伦敲着大嫂的房门,“谁啊?”大嫂在房间里喊着,“大嫂,是我啦!阿轮。”陈伦回着大嫂喊 道。(靠!她真是低逃,整间屋子只有我跟她而已,还问谁勒。)“有事吗?”大嫂回应着说,“啊!大嫂,我能进你房间去说话吗?”陈伦说,大嫂停顿了一下说 道:“嗯,进来吧。”听到大嫂的回应,陈伦高兴地推开房门走了进去,只见大嫂慵懒的趴在床上,身着一件浅水蓝的丝质睡衣,隐约还可以看到睡衣覆盖在那高翘 丰臀上的股沟。

  “有什么事吗?说吧。”大嫂趴在床上,头也不回的说道。

  “啊,我听说大嫂身体不舒服,所以特别请了两天假,想好好在家照顾大嫂你。”“我没事的,休息一下就好,你还是去上班吧!”“这怎么可以?父亲跟阿姨临出门时还特别交代我要好好的照顾你的。”陈伦马上反驳说着。

  大嫂无言以对:“好吧,那随你吧。我只是累了点,没事的,你去忙吧!”“大嫂你很累啊?那我帮你按摩好了。”不等大嫂反应,陈伦已经坐到床上按着大嫂的颈子。  “啊,不用了,我休息一下就好的,你去忙吧!”大嫂急忙想推开陈伦,但是陈伦不理会她,继续的按着她的颈子:“这样可以吗?”大嫂看陈伦用心的按着她的肩颈,也没有再推辞了:“嗯,可以的。”陈伦在肩颈上大约按了几回合,就慢慢的转移到背上去按,天啊!大嫂没戴胸罩,爽死了!陈伦用心地在大嫂的背上下 工夫,按得大嫂直称赞陈伦功夫好:“阿轮啊,想不到你按摩的功夫这么好,我整个人都精神了起来。”大嫂称赞着说。

  “没啦,难得能帮得上大嫂,这也是弟弟我该做的事情啊!”陈伦带点稚气的回应着大嫂:“大嫂,你哪里比较啊?我帮你特别下下工夫吧!”陈伦问着大嫂。

  “脚吧,我的脚死了,又又痛的。”大嫂回着陈伦,“嗯,好,我马上帮大嫂消除痛。”陈伦高兴的回应着。(你这两天爽到软脚当然啊!不说我也知道。)陈 伦把大嫂的睡衣拉到她膝盖上面:“大嫂,你脚稍微挪开一点,我会比较好抓的。”(其实这样是方便我看,不是方便我抓。)大嫂将双脚微微张开后,陈伦开始按 摩着大嫂的小腿,陈伦一直专心地按摩着,不敢稍有怠慢,为了是怕大嫂对自己起防范之心。就这样按摩着小腿大概有十五分之久,陈伦慢慢的由小腿转移到大腿 上,陈伦轻轻地按摩着大嫂的大腿,但是不敢按得太内侧,所谓小不忍则乱大谋。

  就这样抓着抓着,陈伦见时机成熟了,慢慢的往大腿的内侧按去,“噢……”大嫂娇吟了一下,“大嫂,怎样了,按痛你了吗?”陈伦马上问道,“没……没 有,是因为太了,所以……”大嫂结结巴巴的回答着。(呵呵,想也知道是按到爽处,还骗我是因为太。太吗?我就怕你不!)“啊,原来大嫂这里特别啊,那我可 要在这里多下点功夫了。”陈伦正经八百的说着。(这下我可光明正大地按摩着大嫂这敏感的大腿内侧,是她自己说的,那我就不客气了,呵呵!)陈伦专注地按着 大嫂的大腿内侧,时有时无、时大时小的按摩着,陈伦感觉得出来大嫂在强忍着从大腿深处席卷而来的甜蜜触感,因为陈伦可以清楚的由睡衣上面看到,大嫂高翘的 丰臀不断地夹紧、放松、夹紧、放松……反反复覆的动作着,这画面可真是漂亮。而且陈伦常常会假装无意的往更深处按去,每次陈伦一往更里面按去,大嫂的丰臀 总是会颤抖似的跳动,真叫陈伦的肉棒难受,好想掏出来先打个一枪再说。

  就这样陈伦又持续按了十五分钟,在陈伦往深处按去的时候,突然感觉陈伦的手指有种粘粘的感觉,陈伦偷偷的把头低下去由双腿间看了进去,哇靠!大嫂丝质 的白色内裤湿了一整片,陈伦整个人兴奋了起来,湿掉大半的白色丝质内裤整件都已经透明化了,内裤的中间还陷入了大嫂那浅粉色的阴唇当中,坎出了一条明显的细缝。

  陈伦边按摩边注意着大嫂私处的变化,陈伦清楚地看到大嫂那神秘的肉缝一直涌出着快乐的淫液,陈伦越抓越是兴奋。看着大嫂趴在床上装着没有事情,以为陈 伦不知道她下面已经湿了一大片吗?陈伦真的忍不住了,陈伦停止了按摩的双手,快速地脱掉了自己的裤子,拉起那碍事的睡衣,掰开了那湿漉的内裤,大嫂慌张的 还来不及反应,陈伦已将肉棒对准大嫂那湿濡模糊的肉穴毫无预警地插了进去。

  “阿轮,你在干嘛!我是你大嫂,你疯了吗?快停……停下来!”大嫂激动地扭着身体反抗,不过因为陈伦是坐在她的屁股上面,而陈伦的两只手紧紧地抓着她的双手,任凭她怎么扭动反抗也无济于事。

  “咿……不,不要……我是你大嫂,大嫂求你……饶了我……住……手,快住手啊……”大嫂她声嘶力竭的尖叫着,陈伦完全不理会她,挺着肉棒继续地在大嫂大嫂的肉穴里面冲刺,“阿轮,大嫂求你,放过我吧!我帮你升值加薪,你就放了我吧!求你……”大嫂哭着哀求着。

  想不到个性高傲一向清高的美人也会哭着哀求我,一想到这里,陈伦兴奋得更加挺动肉穴里的肉棒,猛烈地冲撞着大嫂湿漉的肉穴,“呜哇……住,住手……啊啊……不要,求……求你,呜噢……呜……不要啊……”大嫂甩着头哭喊着哀求着陈伦。

  陈伦抱起大嫂的腰,让她屈膝趴着,陈伦由下往上,转圈似的扭着腰,像干母狗似的猛捣肉穴,“大嫂,你知道吗?你现在就像只母狗一样,我老早就想以这种姿势干你了,是不是很爽啊?”陈伦得意的说着。

  “不,别说了,啊……呜噢,嗯啊……住手,快……住……手啊……”大嫂哭喊着,陈伦的肉棒依然猛烈的冲击着美丽的肉穴,双手捏弄着那甩动中的豪乳,湿漉模糊的肉穴不断的发出湿淋淋,淫荡猥亵的声音:“噗……噗滋……滋……噗滋……噗……”突然间,大嫂把背弯得像一把待发的弓一样,不停地颤抖着,陈伦的 肉棒也感觉到肉穴里有阵阵的暖流袭击着陈伦的龟头而来,显然这是大嫂快要泄身的前兆。

  想到这里,陈伦的肉棒更加长出长入的加速了活塞运动。

  “噢……嗯啊……啊……咿啊……”大嫂由痛哭的呐喊渐渐转为快乐的呻吟声,她的身子开始剧烈地摇晃起来,更不住地摆动着她那纤细的腰肢,配合着陈伦的肉棒抽插。看到大嫂主动地扭腰摆臀,陈伦的肉棒冲刺得比之前更猛、更激烈。

  “嘿嘿嘿!大嫂的淫水流得到处都是,很舒服吧?瞧你,被我干得受不了了吧?”陈伦边抽插着肉穴边说道。

  “噢……啊……咿……嗯啊啊……”大嫂继续的呻吟着,娇躯违背了她的意志,开始跟着陈伦的旋律扭摆起来,大嫂抬起腰,配合着陈伦的动作,像话圆似的旋 转着,“啊……啊……啊……快……快……泄了……”大嫂甜美地呻吟道。“要泄了吗?大嫂,那就一起泄吧!夹住我的肉棒,放肆地扭动吧!”陈伦兴奋地作最后 的冲刺。

  “不,不要,不要射在里面!快,快拔出来!求你……别射……在……我里面……”这个时候陈伦突然停止了扭动,但大嫂却更疯狂地扭动腰杆,美臀也追着陈伦的肉棒加速挺动,陈伦感觉到肉穴紧紧的在咬着他。

  在大嫂美臀疯狂的扭动下,陈伦一阵的抽搐,滚烫的精液有如长江江水涛涛不绝,又有如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地给她射了进去。(拍谢!搞笑一下。)“啊 啊啊!啊啊啊……啊……泄……泄了……泄了!”大嫂在陈伦精液强劲的冲击下,从喉底发出了野兽般的嘶吼,然后攀上了高潮。

  征服大嫂虚脱的躺在床上,全身不停的抽畜与颤抖。

  “大嫂不是叫我不要射进去吗?怎么嘴巴说的跟做的都不一样阿!嘴里说不要射进去,屁股却一直追着我的肉棒挺动,大嫂,是不是很舒服阿!”陈伦得意的看 着大嫂那羞愧而美丽脸孔说着,“其实今天早上在阳台上面,我不也是把精子给射了进去吗?当时很刺激吧!”大嫂整个人打了一个冷颤,两眼不敢相信的看着陈伦,整个人像是定住了一样。

  陈伦俯下身去把脸贴在大嫂的脸颊旁边,轻声的咬着大嫂的耳朵说着,“大嫂,不用去想那么多,其实你不也是很舒服吗?你长期压抑着你的性欲是不对的,想 我们这两天这样,想做就做,不是很快乐吗?人本来就会有性幻想的,何必去压抑它呢?而且你是需要我的,对吧!只要你需要,我会随时出现在你身边,爱着你, 呵护你的。”陈伦看着大嫂深蒙的双眼温柔的说着。“还有很多更疯狂更刺激的事情等着我们俩,你愿意一起陪我尝试吗?”不等大嫂回应,陈伦把嘴唇贴上大嫂的 双唇轻轻的点了一下。

  大嫂他没有闪躲,这表示他已经默许了。

  陈伦俯下身子看着大嫂因受到高潮的冲击而一张一合的肉穴,参杂着精子的淫液由那两片颤抖的小阴唇中间流了下来,陈伦把他的双唇贴上大嫂美丽的肉芽,轻轻的吻了一下。

  大嫂整个人颤抖了起来,“噢……轻一点”大嫂带点颤抖的说着。

  〈呵呵,想不到这匹野马也有温柔羞涩的一面阿,看来大嫂已经完全的被我给征服了)陈伦的嘴唇贴着大嫂美丽的唇瓣,享受着美女肉芽黏贴般的濡湿感觉,陈伦伸出了舌头,顺着唇瓣的细缝由下往上,蜻蜓点水般的舔了上去。

  “噢……”大嫂弓起了腰,抬起了美臀,将那湿漉的肉芽贴住了陈伦的舌头,缓缓摆动。

  “大嫂,喜欢我舔你的肉穴吗?”陈伦舔着唇瓣问着。

  “嗯……喜欢,噢嗯……”大嫂娇喘着回答。

  看大嫂娇羞的扭动美臀,更让陈伦卖力的用舌头翻搞着他那湿漉的美穴。

  “噢嗯……好舒服……咿……好……好……”大嫂甜蜜的呻吟着。

  陈伦在肉穴上来来回回扫了几回后,伸手去拨开了阴蒂的包皮,陈伦开使用舌头轻轻的再阴蒂上来回的扫动,右手的食指也配合着舌头的舔动,慢慢的深入那紧热湿漉的美穴里,周边突然抽蓄的轻轻一缩。

  “咿嗯……轮,好爽,我好爽阿,阿……爽死我了……”大嫂不停的扭动着纤细的蛮腰,嘴里更歇斯底里的发出欢愉的声响。

  受到大嫂娇喘呻吟的欢愉声鼓动着,陈伦用双唇一口含住了那又烫又湿的肉穴。

  大嫂被陈伦突如其来的攻势搞的竭尽疯狂,整个人开始剧烈的摇晃,疯狂的呻吟着,“噢……美……美……美死了……我不……行了……不行了……,轮,快……舔我,快……再快一点……我好难受阿……快……”大嫂激烈的扭腰摆臀,双手更紧压着陈伦的头往肉穴上贴。

  〈原来大嫂喜欢整个肉穴被含着吸允的感觉阿〉陈伦吸了一口气,然后用双唇把整个鲍鱼都给含在嘴里,然后像吸盘似的用力的]吸住肉穴,在用舌头在吸盘里向肉穴做最密集的攻势。

  “噢阿……舒服死了,好……好爽阿,我快爽死了,爽……死我了……咿……噢嗯……轮,干我,干死我,我永远都给你,我永远都给你干……阿……来了…… 要来了,噢嗯……轮,干我,我……要来了……”陈伦看是时候了,把舌头整个往肉穴里面一塞,准备给他来个最后一击,陈伦的舌头深入后,不断的在肉穴里面吞 吐。

  大嫂突然整个人剧烈的茎銮起来,肉穴紧紧的追着陈伦的舌头收缩,“快……来了,舔我,舌头,我要舌头,噢嗯……再快一点,快……噢……飞……飞了,要泄了,要泄……了,死了……泄了,嗯阿……噢……呜噢……嗯……”突然大嫂把陈伦的头推开,整个腰弓了起来,像是如箭在玹一样,双手匆忙的呜住了沾满淫液 的肉穴,而疯狂呻吟着,同一时间,呜住肉穴的双手突然出现了奇景,金黄色的尿液由十指的空隙中喷洒了出来,大嫂持续疯狂的扭动着肥臀,“不,不要看,呜 噢……不……要看”大嫂甩着头扭着肥臀嘶喊着叫着。

  陈伦欣赏着这难得一见的奇景,跟上次隔着监视器看的感觉大不相同,大嫂在陈伦的面前扭动着淫秽的肥臀,一面扭动,尿液和淫液也跟着四处飞溅喷洒,这世界上还有什么景色,会比如此美女扭着腰摆着臀,任由尿液与淫液从肉穴中四处溅洒的画面更加美呢?

  这景象持续了快一分钟之久,陈伦俯下身子抱着还在享受高潮余韵的大嫂,陈伦的嘴唇轻轻的在大嫂的额头上吻了一下,“舒服吗?”我温柔的问着大嫂。

  大嫂没有回答陈伦,只是把头低着钻进陈伦的怀里,然后抱着陈伦带着满足的微笑入睡。

  看着大嫂温驯的躺在自己的怀里,跟在公司那副凶悍的模样真是没得比,想着,想着,陈伦也带着征服的的快感缓缓入睡了。

  陈伦看着凌乱的被辱。想象着昨天在这里。征服着大嫂的快感。心里头一阵的舒爽。大嫂举起的手落在陈伦的背上,双手紧紧的抱着陈伦,小鸟依人似的依畏在陈伦怀里。陈伦感觉到大嫂 丰满的胸部紧贴着陈伦的胸膛,那种柔软的感觉真叫陈伦想马上再干一炮。陈伦也回应着伸出了双手抱住了大嫂,陈伦把头低了下去,在大嫂的双唇上面吻了起来, 大嫂也回应着吻着陈伦的嘴唇,陈伦不断的在大嫂甜美的口中与他的舌头交缠,翻搞,甜美的密汁一滴不露的流进陈伦的喉咙深处,这感觉真是太幸福了。

  陈伦轻轻的推开了大嫂,“好了,去换一下衣服,等等带你去看电影”陈伦轻声的说着。

  “嗯,好的”大嫂低着头羞涩的回答到。

  (我有种感觉,大嫂好像把我当作他的情人似的,不过说真的,有个这么美的女人当情人也不错阿。)陈伦淋完浴之后,稍微整理了一下,便往大嫂的房间去了。

  陈伦看见大嫂还穿着睡衣站在衣橱前面发呆,“怎了,找不到衣服吗?”陈伦关心的问着。

  “嗯,不知道要穿什么好”大嫂回答到。

  “我来帮你选吧”陈伦翻着衣橱里的衣服,挑了一件低胸细肩带的小可爱跟一件超短的蓬蓬裙出来。“就这两件吧”陈伦拿起衣服说着。

  “嗯,就依你的”大嫂甜蜜的回答到。

  “那我先到外面等你,换好了在出来”陈伦轻轻的带上了门走了出去。

  没多久大嫂换好了衣服走了出来,陈伦专注的看着大嫂,“真是太美了”陈伦称赞着说。

  大嫂嘟起嘴羞涩的问:“要开车去吗”。

  “不,我们坐公车”陈伦回答着。

  “我们有车阿,为什么要坐公车”大嫂不懂得问着。

  “还记得我昨天说过,要带给你更多的刺激吗?”陈伦面带邪恶的说着。

  “你的表情好邪恶阿!你可别动歪脑筋喔!”大嫂双手成叉腰状的说着。

  “放心啦,你会喜欢的”陈伦邪笑着说。

  “嗯,相信你就是了”大嫂回答着。

  话说完陈伦与大嫂手牵着手,就往车站的方向去搭车了。

  这个时段的乘车人潮最多了,车上大都是学生与上班族居多。陈伦紧拉着大嫂的手,好不容易挤进了公车最后段。陈伦与大嫂站在公车的最后面,这里还有一点小空间足够他们小小活动,不像前面一样拥挤的要命。

  “唉唷,人好多阿”大嫂扁着嘴说。

  “多才好阿”陈伦说。

  “你还说好,你知道吗?刚刚我们挤进来的时候有人偷摸我的胸部”大嫂生气的说。

  “呵呵,这是意料中的事”陈伦得意的说。

  “这……这该不会是你说的……刺激吧”大嫂结巴的问到。

  “不,这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陈伦得意的说。

  “还只是一部分阿,我不会陪你玩的”大嫂双眼瞪着陈伦说。

  “你会的,相信我”陈伦露出淫邪的笑容说着。

  说着说着陈伦的手已经搔向大嫂的股沟去了。

  “阿!你……”大嫂看着陈伦欲言又止。

  陈伦的手指轻轻的在股沟上面由上往下的搔动的。

  “不,这人多”大嫂娇喘的说。

  陈伦不理会的用手指,继续顺着股沟由上而下的搔往最下方,往那双均匀的大腿内侧搔了进去,直至搔到被内裤所覆盖的阴户上面才停了下来。

  “噢嗯……”大嫂屁股夹了一下,将强忍的娇喘声吐了出来。

  看到大嫂有了反应,陈伦高兴的将停留在阴户上的手指,隔着内裤来回的搔弄着。这动作持续不到三分钟,就感受到内裤上面已经开始有种黏稠湿漉的感觉。陈伦手指持续的搔弄着,直至内裤陷入了那美丽的阴唇中,明显的坎出了一条唇沟。这时陈伦的手指便顺着唇沟密集的来回划着,大嫂开始喘息着,屁股也随着陈伦的 手指缓缓的扭动。

  “噢……不,不要,嗯阿……不要在弄了……”大嫂微摆腰肢娇喘的说着。

  陈伦把手指顺势的由内裤的缝细滑了进去,在黏稠的肉穴上翻搞了起来,陈伦能感觉到大嫂身后有一个乘客,似乎注意到陈伦在猥亵着大嫂的肉体,而且都专注的在偷窥他们的一举一动,大嫂也好像察觉似的紧张了起来。

  “咿阿……停,停……停手,有人在看阿,咿……”大嫂把头埋进陈伦的怀里,双手紧抱着陈伦呻吟着说。

  陈伦不理会大嫂的求饶,持续的搔弄那淫秽的肉穴,更不时的拨弄着那敏感的阴蒂。

  “不,别再用了,不要了,停,阿嗯……”大嫂再度呻吟着。

  陈伦的指腹更加快速度的在阴蒂的上方,规律的划起圆圈,红豆般的阴蒂也在指腹的厮磨下,快乐的倍数涨大,高翘的美臀已经不住的配合着手指的动作,微微 摇摆划圆的扭动起来。不一会的时间,大嫂的身体整个颤抖了起来,滚烫的淫水像是再欢迎陈伦似的,不断的从肉穴里涌了出来。

  “咿嗯……阿,阿嗯……”大嫂压抑着声音,深怕别人听见的吱呜了起来。滚烫的淫液爬满了大嫂白皙的大腿内侧,由上而下的滑了下来。

  陈伦知道这是即将到达高潮的前兆,便马上将两根手指往紧热滚烫的肉穴里插了进去。

  “阿……嗯阿……咿……噢嗯……”微微听到大嫂痛苦压抑的呻吟。

  陈伦加速了手指的活塞运动,在紧热的肉穴里,以时速三百公里的速度前进后退着。注意的话,还能听见裙摆下,隐约发出手指在肉穴中出入的黏稠声响。抽插 还不到几下,只见大嫂突然加速的扭动肥臀,似乎忘了自己正被其它的男人偷窥着,肉穴更不断的收缩挤压,手指在肉穴急促的压迫下,格外感到紧热。陈伦清楚的 知道,大嫂要泄身了,这时候陈伦匆忙的将手指,从那即将高潮的肉穴中拔了出来,晶莹泛光的手指,还牵起了一丝丝的淫液。

  “阿……不,给我,嗯阿,给我,快,快给我”大嫂慌张的纽着屁股,小声的哀求着。

  “想要肉棒插你的肉穴吗?”陈伦贴着大嫂的脸颊问到。

  “嗯,我要,快插我,把肉棒插到我的肉穴里,快……”大嫂着急的催促着。

  “可是,旁边有人在偷瞄着我们,没关系吗?”陈伦故意问到。

  “快,先插啦”大嫂紧抱着陈伦,双腿不停的交叉厮摩,回避着说。

  “你还没回答阿,我刚刚瞄了一下,你身后的男人一直在注意着我们,没关系吗?”陈伦再问到。

  大嫂还是没有回答,“不回答的话我怎么插阿”陈伦说着。陈伦深怕大嫂的欲火冷却,再次把手指伸进了裙摆,隔着内裤,缓慢的揉搓着他的阴蒂,让大嫂亢奋的情绪维持在不上不下的状况里。

  “噢……轮,别逗我了,插进来好吗?”大嫂再次哀求着。

  “我都说有人在看了,被人看到你的肉穴被插没关系吗?”陈伦大胆的言语挑逗着问。

  此时陈伦的手指加速的震动着敏感的阴蒂,大嫂经这一震,提起美臀加速着追着陈伦的手指。

  “阿……噢呜……别这样,给我好吗?”大嫂颤抖着哀求。

  “你还是没有回答阿,被陌生人看见你被插没关系吗?”陈伦不厌其烦的又问了一次。

  “没……关系”大嫂免强的回答。

  “阿,什么没关系,我听不懂,说清楚一点好吗?”陈伦故意佯装不懂得再问一次。

  “呜……他们想看就让他们看吧,快,快插我吧,别再逗我了”大嫂终于还是屈服的回答了。

  “转过身去,把屁股翘起来”陈伦命令的说着。

  大嫂缓缓的把身子向后转了过去,这时候的大嫂,与一直在身后偷窥着他的男人,面对面的四目交接,偷窥男露出了兴奋的神情,大嫂则羞耻的想转身回来,但是陈伦快速的将蓬蓬裙掀开卷起,撕裂了大嫂的内裤,把肉棒往那紧热滚烫的淫穴一口气插了进去。

  “咿嗯……”大嫂被这突来的一击,撞的仰起了头,小嘴微张的叫了出来。大嫂大嫂的头一仰起来,刚好正面迎上偷窥男的目光。

  陈伦双手抓着大嫂的两片肉臀,开始缓缓的扭动起来。

  大嫂看到偷窥男的双眼,正专注的看着自己卷起裙摆的下体,被肉棒抽插的样子,羞耻的将眼睛闭上,极力压抑着喉咙深处想发出的欢愉声。

  陈伦慢慢的加速了肉棒的抽送,并不时的拍打着大嫂的肥臀。

  (我想用拍打臀部的声音,引来更多人看戏)“咿……”大嫂压抑着声音,发出吱吱呜呜的声响。快乐的淫水不断的从湿漉的肉穴流出,由大腿内侧往下滴落,滴答,滴答的拍击着地板。因为偷窥男的关系,大嫂一直压抑着想纽动肥臀,追击快感的冲动。

  看着大嫂一直发抖的双脚,就知道他压抑的多辛苦了,陈伦的肉棒继续的在大嫂的肉穴里冲刺,翻搞。

  突然大嫂感觉到自己前面好像有男人急促的喘息声,微微的睁开了眼睛看了一下。却惊见到偷窥男掏出肉棒,两眼专注的看着他的脸庞,以及爬满淫液的大腿深处,用右手快速的揉搓着肉棒,用力的喘息着。大嫂刚开始看到陌生男人,看着自己的肉穴被干,本就已经有着莫名的兴奋了。现在更看到这陌生男人,欣赏着他的 肉体,忘情的打着手枪,心中不由升起一种与生具来的优越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