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哥哥,哥哥去哥哥干,援交妹,色骚扰情色网,天天好逼,伦理电影,快播电影



当前位置: 武侠古典 > 【密林深处的骚动】【作者:monica98】【完】


2016年05月09日发于SIS

  树林里的枝叶密密麻麻的交织在一起,像一堵墙,把金色的阳光全挡在了外面。詹森走在前面,身影有点踉跄,他深一脚浅一脚的,不时的发出沙沙的声音。脚下的腐叶和苔藓堆积在一块,层层叠叠的,一脚踩上去落叶便没到了小腿肚子,湿滑又泥泞让人不胜其烦。

  「我们还要走多久,才能绕出这该死的林子」后面的查里歪咧着嘴,两只眼睛无精打采的向上翻着,死鱼一样。

  「你就别抱怨了,在朗姆城和修斯特基地之间也就隔着这一片林子,只要方向没错,估计天黑前我们就能穿过这片林区。」詹森耸了耸右肩上挎着的铁剑,继续说道:「你小子有福啊,等回到了基地后,就可以和你至亲的爱林鞑小姨团聚了。」一想到爱林鞑,詹森不禁咽了一口唾沫,仿佛那玲珑有致的身姿就浮现在他眼前似的,他忍不住又说:「爱林鞑只身一人面对生活,又要照顾你,多不容易。她需要一个爱她并乐意为她付出的男人。在这一点上,不是我说你,查里。你应该主动站出来促成你小姨的婚事,你总不见得想看着那么漂亮的一个人儿孤独终老吧……」「打住,爱林鞑小姨我最了解了,她可不需要其它男人,我劝你别胡思乱想,乱打她的主意……」一提到小姨,查里好像变得很敏感。他的爱林鞑小姨婀娜多姿,平日里少不了有这样那样的男人对她报有倾心爱慕之意,但是小姨对于男人们的殷勤总是恍若未见,一如继往的悉心照顾着查里就像对待自己的亲儿子一般,在远离家乡的日子里,小姨就是查里最亲近的人了。

  「小姨平时最疼我了,我不许任何人伤害我小姨,约翰,你也一样,知道吗。」查里的声音里隐约间还带有一丝恼怒「嘿,不识好人心啊……」詹森好像有点心虚:「行了行了,眼下最重要的是赶紧穿越这片密林,我们的速度还是应该再快点,即便这里不易被发现,但是如果让那帮兽人追上来的话,恐怕你小子就真得见不到你那小姨了。」「对,对,对,那些可恶的兽人,我们……还是快走吧。」一提到兽人,查里的脸庞就像打了霜的茄子,有些沮丧和无奈。他和詹森所在的部队参与了朗姆城的守卫作战。但是兽人仅仅只用了三天时间,就让他们的部队溃不成军。在撤退的过程中他俩惊慌失措的和部队走散了。现在为了逃避兽人的追击,他们没有选择走大路,而是直接穿越森林前往修斯特基地。

  「修斯特,我就要回来了;爱林鞑小姨,你等着我。」查里边想边向前走,只是才没走几步,就觉得被詹森拉住了……「慢着……有什么东西过来了。」詹森拽起查里的手,弓着腰,眼睛不停的朝一边张望着,那神情一惊一乍的,好像发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查里似乎也听到了,他跟着詹森,两个人像老鼠似的躲在了一旁的乔木后。

  「是……是什么!」

  「别出声……」詹森赶紧用手捂住了查里的嘴巴。

  一时间,查里的眼睛瞪的像铜铃似的,他终于发现跟在他们身后的的的确确是兽人。真是怕什么来什么。他急忙缩回张望的脑袋,身体紧趴在地上,大气也不敢出。

  詹森同样侧卧在地上,牙齿紧扣在一起,表情显得紧张又专注。

  对面不远处有三个兽人,青褐色的肌肉结实的像一节节盘根错落的树根,裹住自己牛一样的身体。它们腰部各缠着毛皮,背上别着战斧,只是裤裆处始终铁塔似的一块突起,好像在炫耀自己的雄壮。这三个坦克一样的家夥来回转动着脑袋,看上去的确是在找寻什么,它们一边不停的扯动嘴角的獠牙,低低呜呜的在谈论些什么,一边相互推搡着,朝这边走了过来。

  看来,兽人一定发现了地上的脚印,它们是沿着足迹一路追过来的。查里的脸色一下子变得铁青,额头上渗出了点点冷汗。不好,即使我们躲在这边,也免不了会被发现的……查里越想越害怕,他的身体挨靠住一旁的詹森,手臂开始一顿一顿的,打摆儿似的颤栗。

  这边的詹森右手已经摸上了肩上的剑柄,如果没有退路,他只有放手一搏。

  这时却感到了边上查里的恐惧,瞧他脸上一副未战先怯的样子,詹森的眼睛里露出一股睥睨的神色,就这样还想保护他小姨,我呸,这小子也就嘴巴厉害……詹森真想啐查里一口,只是眼瞅着步步逼近的兽人,也无暇顾及查里,握住剑柄的右手不由自主的拽得更紧了。

  「那两个人类的足迹怎么延伸到这里就没有踪影了……」打头的兽人一脸的郁闷,「会不会被其它野兽叼走了,或者是被魅魔虏走了。吼吼听说这片林子里时常出现魅魔的身影,如果是那样,这两个人类可就太幸运了」「魅你个头,拉尔夫,你是不是连魅魔都想上啊,你要是不想被吸干,就少在我面前提魅魔两字。」打头的兽人一脸的不快。「那两个人类或许是藏在了附近的某处,我们快散开,好好找找。」「好的,好的贝德。你是我们的头一切听你的。」拉尔夫耸了耸小山一样的肩膀,哼哼叽叽的朝一旁走去……「基拉,还有你,你还愣在那干嘛……对,去那边。好好找,早点完事后我们可以回去覆命……」贝德红色的眼睛里喷着怨气,看上去火焰一般燥热。自己原本可以在城里好好享受一下那几个标致的女战俘,却摊上这等破事。现在务必多抓住几个人类逃兵,逼问出人类部队可能的下一步动向,还要找到森林里通往修斯特的秘密甬道,这样一来,兽人大部队就可以直达人类的大后方,杀他个错手不及。这件事情办成后,倒是大功一件,再把那个叫奥妮芙的女战俘一同献给卡特长官。长官一高兴,自己的军职想不升腾也难,说不定还能捞个百夫长当当。

  想到这里,贝德的心情似乎好了点,那露在嘴角外的獠牙看上去晶亮晶亮的,泛着志在必得的光。

  没走多远的拉尔夫侧过头,刚好瞧见贝德阴晴不定的脸。它吐了吐肥厚的舌头,两只灯炮一样的大眼驽在一块:贝德一定又在想什么坏主意,这个混蛋,每次有好事基本上都被这家夥独占了。那个叫奥妮芙的女孩明明是自己先抓到的,凭什么让它先上……噢,噢,奥妮芙,她的屁股可真漂亮,又大又圆就像剥了壳的熟鸡蛋,那皮肤还水盈盈的,蜜桃似的……恩,人类女子的皮肤就是好……拉尔夫露出一脸陶醉的神色,可转眼间又挥起了拳头,满脸的不甘:上面也真是会挑时候,好不容易轮到自己享受了,却传来命令要抓捕什么逃兵,老子才捏了两把那大白屁股,就得往这破地赶,真他娘的扫兴……拉尔夫越想越恼怒,鼓起的腮帮像面鼓似的,它挺直了厚实的胸膛,破空一声大吼……几只杜鸦受到了惊扰,嘶叫着从树林里腾空而起……树丛下紧接着一阵悉悉索索的缠动,一个人影慌里慌张的撞将出来,又磕磕碰碰的向林子深处跑去。

  查里这家夥,怎么这么沉不住气……詹森急得乾瞪眼,这回彻底暴露了……「他们在那……」拉尔夫第一个发现了查里的身影,它高大的身躯紧跟着大步赶了上去,身后的树枝唏哩哗啦的倒成一片。

  「哈哈,真是只猴子,只知道逃,这回看你往哪跑……」一道剑光冷不防的闪过……溅起一片腥红……「啊哟……是谁,居然敢偷袭……」拉尔夫气得就像要爆炸的火药桶,它完全不顾背上触目惊心的伤痕,轮起的大斧裹着一股劲风向着身后的詹森卷了过去。

  「铛」一声脆响,手中的长剑应声被震飞,拉尔夫的力量太过蛮横,只是一个照面,詹森便落了下风,「可恶,这家夥好厉害。」詹森咬着牙,脸色死一样的白。他的右手滴滴答答的渗出了鲜血,刚才那一下虎口都被撕裂了……「哼哼,猴子还敢偷袭,你也就这点能耐,看我不把你剁成肉泥……」……大斧的锋芒又掠了过来,拉尔夫现在一心想置詹森于死地……「别下死手……要活的……」正朝这边急赶的贝德气急败坏的吼着。

  听到贝德的声音,拉尔夫手中的大斧下意识的略微一偏,刚好詹森一个侧腰,斧面紧贴着他的脸皮划过。詹森不敢怠慢,就势一个滚翻勉强和兽人拉开了距离,他连忙起身朝着查里刚才逃跑的方向没命的窜去……「还不快追……拉尔夫你是笨蛋吗……要是抓不到这两人,回去你就别想再碰奥妮芙。」「贝德这家夥,又拿奥妮芙来威胁我……」拉尔夫的脖颈粗红的像块烙饼,它现在满身火气,鼓健的身体轮胎似的追着詹森的背影一路翻滚……前面的詹森却像泥鳅一样的滑,他专挑些乔木茂密的地方钻,仿佛在故意戏弄拉尔夫。后面的三个兽人体型庞大,稠密的植被迟滞了它们的速度,一时间双方的距离越拉越大,詹森隐隐约约的只听见后面传来骂骂咧咧的吼叫声,他始终不敢停,脚下如风。

  没一会儿,连那骂声也淡了,他忐忑的心好歹有些平复。拐过一颗若大的柏树,眼前豁然开朗,在那高耸的开宽地上有个熟悉的人影……「查里,你……你小子跑得到是够快。」詹森上气不接下气,累得连唾沫腥子都要吐出来了……「约翰,我们……我们赶紧折回去……前面……前面是条死路。」「啊!!死路……」眼瞅着面前毫无血色的查里,詹森似乎还有点不相信。他跨过半人高的土丘,脚下突然一个踉跄。一只脚一下子踩空了,上身瞬间斜倾下去。

  「乖乖他老爷,好险啊。」詹森忍不住嚷了起来。他赶忙收回脚,身下就是万米深的崖壁,身体带起的小石块掉落下去,好久都没有回音。原来是这半人高的土丘掩住了后面的险峻。瞧那深谷里,白蒙蒙的一片,雾气跟随着谷间的冷风忽隐忽现,将这张深幽又暗黑的大嘴遮掩得朦朦胧胧,使得若大的峡谷看上去即狰狞又神秘。

  「怎么办,我们必须去找其它出路……」查里的眼中写满了惊慌。

  「对,不能耽搁,那仨兽人就要追上来了……」「我们快走……」「走?你们俩个还要急着去哪啊……」声音里带着傲气,贝德大半个身体趾高气昂的从柏树后面闪了出来……「吼吼,对极了。这回看你们这对猴子往哪跑……」拉尔夫和基拉一左一右的站在了贝德身旁。

  三个兽人看上去就像一堵墙一般,把退路堵得严严实实的……「不……我不想死。」查里绝望的叫着,他双手抱着头,不管不顾的向密林一边冲去。

  「还跑」一支粗壮的手臂一把扯住了查里的衣领,像提小鸡一样把他拎了起来。

  「放开他,我叫你们放开他……」

  「放开他?凭什么,你觉得你有这份实力对我们提要求吗。」「你……」詹森的脸涨得通红。

  「人类,你最好还是给我老实一点,这样,可以少受点皮肉之苦。懂吗。」贝德的手里不知什么时候亮出了一把巨斧,那寒光直抵着詹森的脖颈,如同无形的枷锁囚住了他向前的脚步……「对,你必须老实一点,要有自知之明……吼吼……」一旁的拉尔夫狞笑着,突然一脚踹向詹森的小肚子。力量很大,对方的身体立刻像折了线的风筝般倒卧着腾空飞出,跌在崖边的土丘上,痛苦的蜷缩着并来回翻滚。「哈哈,猴子的筋斗就是翻得好」拉尔夫大笑着,它可算报了背上的一剑之仇,心情大快之际,抓着查里的手不由的松了点……「噢!别咬……快松口……你这猴子居然敢咬我。」此时的查里似乎把恐惧丢在了脑后。一瞬间里,他几乎把所有的气力都集中在牙齿上,疯狂地咬住了拉尔夫的手腕,看来,受伤倒地的詹森唤醒了他男儿的本性。

  「混蛋,你找死……」拉尔夫大吼着竭力向上挥舞胳膊,查里一下子就被甩到了半空,只是身体还未落下,拉尔夫蛮劲实足的身躯就如同一头发狂的犀牛般撞了上来。砰,很实成的撞击声,可怜的查里犹如被巨浪掀翻的小船,身体极速的在空中划了个弧度向悬崖下落去……「约翰,救我……」这似乎是查里在尚有一隙知觉前,发出的最后的声音,在合上眼的刹那,他隐约感觉有一只手搭住了他的手腕……「查里,坚持住……我会……拉……你……上来的。」「加油……查里」詹森脖子上的青筋都凸了起来,牙关咬得咯咯响,只是查里的身体依旧在向下沉,詹森没法借力,他也被带着向下滑去。

  「快……快把我们……拉上去……」片刻间,詹森的上半身已经抵在崖壁外面了,现在只能指望兽人了……「要……要不行了……快……啊……啊」随着凄厉的嚎叫声响起,詹森和查里的身体霎时消失在黑暗的峡谷口,地面上只留下五道深深的用手指划拉出的沟壑。

  「拉尔夫你这个笨蛋,瞧你都干了些什么……」贝德庞大的身体第一个冲到了悬崖边,却还是扑了个空。它转过恼怒的脸,对着拉尔夫大声咆哮着:「这两人很可能知道森林里秘密甬道的位置,现在全被你搅黄了……由此产生的后果,你……必须……全全……负责,你明白吗。」「头,不是……我只是……」「还想狡辩,秘道如果找不到,我也要被你拖下水……卡特长官怪罪下来,谁都逃不了干系……」「哎呦」拉尔夫捂着屁股,贝德这脚踢得真狠……「你这蠢货,也知道痛,现在只能靠我们自己了……」山坡旁,依旧传来断断续续的辱駡声,四周的一切反而被衬托的静悄悄的,像似终于为这场闹剧拉上了帷幕。

  与此同时,山坡下的峡谷里,雾气重重。潺潺的溪水不停的拍击着河滩边的卵石,宛如扣响了另一篇乐章的起始符。

  查里感觉自己被一股温暖挽在了怀里,轻柔又甜腻,像极了家中软绵绵的床被,裹着自己疲惫的身体,异常的舒坦。他迷迷糊糊的张开了朦胧的眼,但见一弯秋水,妩媚莹亮,对着他甜甜的笑。

  恩,那一定是天边的月牙,或者是爱林鞑小姨关爱的眼睛,只有它们才能美得如此醉人。

  查里此刻看上去痴痴傻傻的,脸上却洋溢着幸福的笑,他的脑袋下意识的往那柔软里蹭了蹭,满足的舔了舔舌头,便又昏昏沉沉的睡过去了。

  「这小子也忒能睡了吧……」

  一旁的詹森嘴巴张得老大,却半眯着眼,脸上的表情不知是庆幸还是错愕。

  他刚才还在下坠的过程中痛不欲生,转眼间,却被股轻柔的力量托了起来,让约翰逊感觉自己一下子荡在了云里,整个身体飘飘然的。他忍不住扭头打量,就瞧见了一个白花花的玲珑有致的身体正挟着自己。对方显然是个女人,而且是个极其美丽的女人。但是女人是不会飞的,那么她只能是一个妖精,一个美艳到极致的妖精……詹森很忐忑,他不知道如何来面对眼前的这个救命恩人他很希望能睡着,像查里那样。只是又睡不着,心里偏存着份侥幸,便用余光偷偷打量身旁的妖精……那妖精全身上下裹着一套短小的黑色皮衣,露出大半截白嫩嫩的身体,她胸前鼓鼓囊囊的,屁股又圆又翘,桃子一样肥美。洁白的大腿即圆润又修长,整个身形柔的就像每个男人的梦想。只是耳垂边多出一对弯曲的畸角,却可爱的有点突兀。背上还有一对黑色的小翅膀,像只蜜蜂似的,不住的扑扇扑扇着,带着自己和查里在半空中上下飞翔。

  她居然是只魅魔,该死,书上说的,千万不能看魅魔的眼睛,谁看谁入魔……詹森慌慌张张的闭紧了双眼,这回他可不敢再打量对方了,只能老老实实的处在那里,一副唯唯诺诺的样子,犹如一个敲着木鱼的半大和尚,虔诚又安份。

  「你闭着眼睛,是因为不敢看我吗」声音又柔又甜,还带着股温热的气息,詹森感到对方的脸和自己贴得很近,一股女人身上特有的幽香一下子侵入了他的鼻息。

  「我又不会吃了你,你却怕什么呢。」

  「你怎么不回答我……」

  「我若真有心害你,又怎么会救你……」

  「哼,你这人……真伤人心,我救了你,怎么你却连答理都不愿意答理我……」「你是不是觉得我长得丑才不乐意理我……」声音里好像带着丝哀怨又有点恼怒,「我就这么讨你嫌吗……」詹森还是没有做答,他的嘴角有点抽搐,冷汗从他的额头滑了下来……「哼,有你这样的人吗,倒是嫌弃起你的救命恩人来了,看我不把你掼下去……」「不是,我没有……别……你……你很漂亮的。」这回詹森是急了……「恩,话倒是说得挺动听的……那你睁开眼睛瞧瞧我嘛……」詹森僵在那里,不知道是该点头还是摇头……「你这人说话怎么没点诚意,我就不该救你,……」说完,那女子果真便撒手了。「啊,……你……救命啊」詹森骤然间再次体会到急速下坠的恐惧,他不由的睁开了双眼,四肢胡乱的在空中抓桡着。「天呢,不要……」詹森绝望了。

  好在行将坠地的一刻,他的身体又被拽住了……「嘻嘻,这游戏真有趣,还想来一次吗……」「不……不……绝不……这个游戏不好玩。」哪有这么玩法的,詹森要疯了。

  「那你看我呀……」

  「看就看,有什么不敢看的」

  受到刚才的惊吓,詹森这回管不了许多,反正这条命是这个魅魔救的,她若是想拿便拿去好了。心念至此,他瞪大双眼,勇敢的直视面前那张精致到妖异的脸。

  此刻,詹森像是呆滞了似的,他只瞧见了一双摄人心魄的眼眸,妩媚多情,清澈又鬼异。那浅白色的眼瞳,散发着钻石般的光芒。美目转动间,带起月牙似的柳眉,春意无边,好似娇羞中裹藏着一股诱惑,诱惑中又平添了一份尖锐。它像把匕首将她的美丽直刺进每一个见过她样子的男人心里。这个女人真美,约翰逊觉得心脏都要跳出来似的,整个人变的浑浑噩噩的,连魂魄仿佛都被吸走了。

  「瞧你,怎么一下子又变得痴痴傻傻的了,真是个浑人……」那魅魔似乎不再嗔怪詹森,嘴角扬起柔美的弧度,像只彩色的蝴蝶,妩媚的笑。

  魅魔的笑容,在此时的詹森看来,便是一张无声的请帖在撩拨着他内心的欲望。他当即就吻了上去,动作急切而霸道。他想通了,横竖是个死,与其摔死,还不如在这女人身上爽死。

  唔……你……魅魔没想到詹森一下子变得那么热情,有点发怵,在恍惚间,自己的香舌就被对方占有了,对方的舌头强力的搅动着,奋勇的索取,不时的发出呼哧呼哧的声音。自己甘美的唾液随着詹森的吮吸,滴滴答答,连成晶莹的网,将两人的嘴唇缝合的没有一丝空隙。

  「你,别……哪有在天上也乱来的,你就不怕掉下去吗……」魅魔好不容易扭过头躲开了詹森的脸。「姑奶奶,是你太美了……我哪里控制的住。」「谁是你的姑奶奶……我有那么老么!」魅魔一副嗔怒的样子……「不,不是……是公主殿下。」詹森已经开始语无伦次了……「怎么又成了公主殿下了,哼,我可没有一个当国王的父亲。」「不是,您在我心里就像公主一样的高贵,像月牙般的优雅……」「呦,这还像句人话,我的名字叫莎拉,你不必左一口公主右一口殿下的。」「那……那请问美丽的莎拉小姐,我们现在是去哪呢……」「自然是去我的城堡了,你不是想和我那个么……到时候,我随你们俩……怎么样都可以……」莎拉的眼睛有意无意的瞟向左手裹挟住的查理,脸上浮起一轮红晕,晚霞般的艳。

  「可是我现在就好想要你……」詹森又蛮横的吻了上去,双手也没停下,奶子屁股的一通乱摸。他还没糊涂到真想跟着魅魔去她城堡里座客哩,眼下只能先乱她的心神,靠胡搅蛮缠能迟滞多久算多久,即便是死了,能在天上同这美艳的魅魔爽上一炮,也是人生一大快事啊。

  「唉呦……你……」莎拉很是无奈,她的腋下同时夹着两个人,只能任约翰逊胡来。

  「来,让我看看你的奶子」话音未落,詹森的魔爪就按住莎拉鼓胀的胸口,一把扯了下去。

  「嘶啦」短皮衣被扯掉了,莎拉的乳房应声脱跳出来,像两只皮球似的晃晃悠悠,「呦,好棒的宝贝。」詹森的口水都快掉下来了。

  没有了皮衣的束缚,这奶子看上去足有E罩杯大,挺拔又圆润,用手一抓,弹力十足,那乳头还含着羞,怯生生的挺立着,随着乳肉的摆动一掂一掂的,煞是诱人。

  「嗯,你这混蛋,轻点……」莎拉忍不住呻吟起来。

  她胸前的詹森已经变成了台翻土机,乐此不疲的在白皙起伏的山岳中不知辛劳的开垦着。他时而舔食时而吮吸,又顽皮的用牙齿轻咬住乳头来回嘶磨,搞得莎拉骚痒难耐,不停的扭动起身体来。

  「唉呀,别这样咬啊,好痒的……你再这样乱来,我可把你扔下去了……」「嘿嘿,莎拉公主。我咬得你舒服不舒服,你怎么还舍得把我扔下去噢。」莎拉不吭声,眼睛水盈盈的,纤细的叶眉纠缠在一起,一副欲语还休的样子。

  「你不回答,那就是默认了噢……别急,我还有更好的手段让你更舒服呢……」詹森边说边做,左手顺着莎拉的香背一下子滑到了皮裤里,这流氓般的手在肉臀上大把的揉捏,忽然又分出两根手指邪恶的在对方后庭处画起圈圈来。

  「别,那里……那里不要,你会弄痛我的……」莎拉意识到詹森的企图,显得有点慌乱……只是她的话刚说完,詹森的一支手指就捅了进去。

  「呀」女人一声惊呼,詹森立刻感觉到对方柔软的身体抽搐似的向后弓起,再看莎拉的脸,她的眼睛紧闭着,俏脸有点扭曲,微启的朱唇因紧张急促的吞吐着兰花般的香气。纤细的眉毛也纠缠在一块,像是在极度忍耐和抵御这侵入骨髓般的刺激……「这刺激还满意吧,宝贝。你这里很敏感噢……」詹森一脸的坏笑。

  「别,你坏……死了。快……快……拔出来……我会被你弄坏的……啊……」莎拉已经讲不出完整的话了,她只觉得快感裹着痛楚随着对方的手指一波一波的向自己体内漫延。她整个人都快软了……「别,别在插了……我们要掉下去了……」「噢,掉……掉就掉下去,我要与你双宿双飞……恩」詹森依旧不管不顾,他的双腿像图腾一样缠住莎拉的下身,脑袋陷在乳峰里乱啃,一只手擒住一边的臀肉,空出的另一只手电钻似的在莎拉的后庭里进进出出,一点都不知疲惫。

  「你这……混球……」莎拉完全飞不动了,现在只是象徵性的悬停在空中,阴户里渗出的爱液已经让她的大腿内侧模糊成一片,从下面看上去,全都晶亮晶亮的,那是女神才有的光辉。

  「嘿嘿,女神殿下,舒服吧……」

  詹森不依不饶,他缠着女神,不达目的不甘休,莎拉的身体随着对方邪恶的搅动一点点向下沉。终于,她坚持不住了,扑扇着的小翅膀再也没了神彩,三个人抱在一块,像台失控的直升机般,旋转的摔了下来……咚的一声响,那是三个人的分量,地上扬起的闷声,是砸在草丛里才有的声音。查里一下子就被摔醒了,他摇摇晃晃的坐起来,感觉头很疼……「约翰,是你嘛」查里第一眼就瞧见趴在那里的詹森,只是那身体轮廓模模糊糊的不甚清晰。「难道我没有睡在家里的床上……或者我现在仍旧在梦里?」查里用双手尽力捋了捋头皮,又晃了晃脑袋。他想确定究竟发生了什么……「约翰,约翰你没事吧……」詹森的身型是查里再熟悉不过的了,那不会错。

  他用双手勉强支撑起摇摆不定的身体,跌跌撞撞的向那边走去……只是才走几步,脚又软了,身体一下子向前方栽倒,头部刚好靠在詹森的脚根。「唔,疼」查里揉着脑袋,抬起头,眼睛就直了……詹森趴在那里,依旧趴在那具白花花的身体上,脑袋埋在两团鼓鼓的软肉里,嘴巴大张着,唾沫星子淌了一大片,把那白花花的身体染得晶亮晶亮的。

  仔细看,他的眼睛突兀的睁着,却满是笑意;舌头也伸在外面,恋恋不舍的卷着软肉上红灿灿的一粒蓓蕾,一脸的陶醉……「约翰,约翰你起来。」查里只是去掰詹森,他有点不敢看躺在下面的那具白花花的身体。刚才的勿勿几瞥,让他心神不宁。他觉得那身体裹着一层光亮,像极了女神的光辉……那是种类似于爱林鞑小姨身上所散发出来的神韵,容不得他亵渎。所以他扭着头,只是拉扯着约翰逊的手臂……「哟,拉我做什么……」詹森有些魂不守舍,他舔着嘴巴,脸上满是意犹未尽的神色。虽然从较高处落下,他整个人却都压在莎拉软软的身子上,又有草丛做缓冲,身体居然啥事都没有……「哎呦,你又打我干嘛。」「你清醒点,她是谁……你怎么趴在她身上了。」查里不确定自己为什么会打詹森,他觉得现在身体里有股气,让他觉得不舒服。瞧着眼前詹森浑浑噩一副贪婪的嘴脸,再加上刚才他和那女人亲昵的体态,让查里下意识的感到约翰逊对那女人做过点什么,而那女人咋一看,和爱林鞑小姨有几分神似,这是他最接受不了的。原本想摇醒詹森的,却顺理成章的伸出了拳头……「等等,别打了……」詹森的眼珠骨碌碌的转了两圈,好像清醒了不少:

  「快,查里,快把她绑起来。」

  「为啥呀,你想把她怎么样啊。」查里的语气里有些不依不饶,「为啥?你没看她是只魅魔吗……等她醒过来咱俩就完了……」「魅魔?」查里有点迷茫,但是当詹森把那个女人翻了个身后,他就明白了。

  女人背上居然长着两个黑色的小翅膀,耳朵旁还有两个明晃晃的畸角……这是一个正常人类女子能有的特徵嘛……查里下意识的吞了口唾沫,原来天底下还真有魅魔这种生物……「别愣着,把你的腰带扯下来给我。我好绑住她的手……」「恩,拿去……」在知道女人是魔族身份后,查里立马把莎拉等同于女神的概念抹去了,他相当配合的把腰带扔给了詹森,眼睛更是肆无忌惮的在女人的身体上打量起来。

  莎拉现在几乎是全裸的。她的大腿无力的开叉着,圆润的屁股毫无遮拦的向外耸起,幽幽的股间狼藉一片,而那红肿的后庭口只是歪咧的耷拉着,像是在无声的哭诉刚才所遭受的欺虐。查里的呼吸变的有些粗重,他的眼光继续向莎拉上身游移,女人的两只手臂被詹森反剪着绑在身后,黑色的翅膀掩住了大半个背部,半张红扑扑的俏脸露在秀发一边,胸前依旧显得沉甸甸的,即使身体俯卧着,大半团乳肉仍然不甘示弱的横溢在外面。

  「别光顾着看,你去帮我把她的眼睛蒙起来,书上说的,魅魔的眼睛是不能与她长时间对视的,否则你会入魔的」听到詹森的吩咐,查里才回过神,他有点尴尬的捂着肿起的下体,伸出另一只抖抖缩缩的手,开始轻触着莎拉的脸庞。

  只是才两下,指间又变成手面,向着莎拉鼓起的胸口探去,好滑呀,捏在手里像缎子一样。这是查里第一次抚摸一个赤裸的女性,他甚至可以感觉到自己急促又雀跃的心跳。

  「慌啥啊,先绑好,一会儿咱哥俩可以好好享受享受……等过了今天,查里你也是个真正的男人了……嘿嘿嘿!」詹森一面将扯成布条的上衣一圈一圈勒在莎拉身上,一面怡然自得的哼起了小调……「恩……我们……这是要绑谁啊……」莎拉的声音细的像清泉,她迷迷糊糊的扭了扭身体,却感觉自己被置在了网里……「啊呀,我这是在哪里……恩,讨厌……是谁捆着我……」「莎拉宝贝,你别急,等捆紮实了,我们就一起双宿双飞……」「混蛋,又是你……快放开我……」「我可不叫混蛋,在下詹森,很乐意为公主殿下效劳的……」「效劳?哪有这样效劳的……詹森,你不要欺人太甚……」话音未落,莎拉的躯体泛起一阵淡淡的蓝光。捆在身上的布条瞬间劈劈啪啪的一下子断裂掉好几根。被困住的翅膀猛的升腾起来,呼哧呼哧的带着莎拉一点点飞离地面。

  「不会吧,这样也行。」看着莎拉逆天般的表演。詹森骇的合不拢嘴。

  「不能让她就这么挣脱了……」

  一旁的查里显得极为机灵,他扯下自己的上衣,张开衣摆,突然就把莎拉的脑袋套在了里面。这一气呵成的动作,哪里还有半点以往遇惊则慌,畏惧胆小的作风,。

  「呀,你们……混蛋。」莎拉刚腾空的身体因为看不清方向一下子撞在了约翰逊怀里。然后她就感觉到下体一阵撕裂般的疼,那要命的地方又被詹森撰在了手里。

  「嘿嘿,莎拉宝贝这次我会让你更舒坦的……」詹森的三根手指,全捅进了莎拉的菊花里,像台搅拌机似的抽动着……「呀……要死了……你……别……在……弄我那里啊……」莎拉的声音听上去快哭了,她甚至有点后悔去招惹詹森,对方俨然就是自己的克星,一不留神就被他擒住了最敏感的地方。

  「舒服吧,莎拉殿下。我一弄你这里,你就软了,还说不要我的效劳」「不……不是……谁让你弄。弄我那里……」「呦,看来你还不满足啊,查里,你也来助助威,弄她前面,我们俩来个肉夹馍。让她HIGH上天。她如果敢吸干你,或者打什么坏主意。我就用这把刀在她的脸上捅个窟窿……」詹森手里的匕首,明晃晃的抵住莎拉的脖子,那刀也不知道是何时从查里腰间拿过来的。现在他满眼都是狠劲,一副凶神恶煞的流氓模样……似乎嫌这般还不能镇住对方,他又添油加醋的说道:「我听说,所有的魅魔只要没了翅膀就会丧失魔力。也不知道这条传闻是真是假,今天倒可以试上一试……」「不要……别……千万不要割我翅膀……你们……想怎么样都可以的……就是别真伤了我……」莎拉哭哭啼啼的,声音里又是委屈又是惶恐……「那就要看你的表现了,这样吧,先给我兄弟吹一吹……让他真切的感受一下女人的魅力……」莎拉听了愣在那里,没有动……「怎么,你倒是吹呀……」詹森的右手又是狠狠一捅……「啊,不是,我不太明白……你刚才的意思……」「身为魅魔,居然不知道啥叫吹萧。你是真不明白,还是给我装糊涂。」约翰逊又是一下。「呀」莎拉的肩膀一耸一耸的,抽泣的更利害了……「我服了你,今天就让我来教你怎么做个魅魔吧!

  字节数:22386

  【完】